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受伤
    带着三个半大孩子的年轻男人哪怕他再厉害,人心理上都少了几分防备,这七八个青年神态上立刻就松了下来。

     “异能者?”他们显然对这个不太了解。

     沈迟笑了笑,“我劝你们离开这个地方的好。”他不是要救他们,但是一句话的提醒却碍不了什么,他不想在他们动手的时候旁边还有人围观。

     “为什么?”这回话可有点不友好,“是我们先找到这里的!”为首的青年强调。

     沈迟慢条斯理地看了发现他的那个男人一眼,“我想,你应该有所发现才对。”

     那个男人脸色刹那变得很难看。

     “丧尸化的蚊虫声音和普通蚊虫不同,飞起来变得缓慢了,样子拿放大镜看看就知道可怕许多,翅膀振动的声音却比普通蚊虫要轻得多,所以他们不容易发觉,你却应该听得到。”

     为首青年的脸色大变,“丧尸化——蚊虫?”

     “对,丧尸化的蚊虫。”沈迟轻轻说,“这就是你们中为什么有人被感染成丧尸的原因。”

     百分之一的转化率,这个山林中蚊虫的数量不计其数,死亡的时候脑袋还在的蚊虫却只有很小的概率,大部分被林中它们的天敌直接给吞了,一只丧尸化的蚊虫噬咬之下,普通人并不一定被感染,但是咬了两三口,就是百分百会成为丧尸了。

     这回他们的脸色都有点发青,为首的青年还不死心,“那你明知道危险为什么还要进来!”

     沈迟的笑容淡去,“因为异能者不会变成丧尸。”

     “你说的异能者是不是在末世之后忽然有了特殊能力的人?”发现沈迟的那个青年说。

     “对。”

     “……我的听力确实比以前强了很多,”他自己都有些犹疑,顿了顿继续说,“是强太多了。”

     立刻他身边的那些青年看他的眼神就有点不对了。异能者不会变成丧尸,那么就是说他们其他人都有危险,就只有他不会有事?

     为首的青年一张四方脸,目光凶恶,显然不是容易被说服的类型,“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别告诉我你身边的孩子都是异能者!”

     沈迟挑了挑眉,轻轻一笑,“他们倒还真的是。”

     空中的木偶小鸟盘旋了一圈,轻轻落在纪嘉的肩膀上,他们这才发现者不是一只真的鸟。

     沈流木其实并没有注意沈迟和那些人之间的对话,他正凝神看着一个方向。

     沈迟察觉了他的不对劲,“流木,怎么了?”

     “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明月吸了吸鼻子,“气味不对劲!”唰地一下一张符就贴到了自己身上,脸色顿时好看许多,“小心!”

     沈迟眼睁睁地看着面前七个人齐刷刷地软倒,只有那个听力异能者坚持地时间长一点,但很快也倒了下去,而他自己的身上也有了一个不利状态,这个不利状态真是强到让他惊异!

     天女花迷香:造成晕眩不利效果,持续时间,未知!

     以他的强大,一时头都有些晕——

     明月的符纸起到了大作用,唐门虽然输出强大,弱点却是没有任何解状态的技能,唯一可以用得上的也许只是解锁足的子母爪而已。

     只有沈流木好似完全不受这种不利状态的影响,反而慢慢往前走去。

     大片的草木在他身边摇曳,瞬间繁荣,瞬间枯萎,一绿一黄,眨眼枯荣,这种场景无比壮观,连沈迟都一时愣住。

     天女花,沈迟没有听说过这种花,但是明显这就是那株进化植物。

     那些帐篷被纷纷抽长的草木顶起掀开,刹那一片狼藉,而这时才露出这几个帐篷后面的阴坡上,有一株茂盛的翠绿植株,纷繁高大,足足有十几米高,看样子是落叶小乔木,高大程度却好似是大树,一看就知道不太对劲。

     它的叶子都绿得可以滴翠,雪白的花朵掩映其间,在沈流木渐渐靠近的时候,花瓣绿叶无风自动,簇簇得响,白色花瓣飞起盘旋,美不胜收。

     沈迟总算知道它为什么叫天女花了,这样子真的像是天女散花一样好看。

     可与好看相对应的是它的危险!

     明月贴在他们身上的符纸居然有了裂纹,沈迟发现果然山林之中才是真正藏龙卧虎!

     “流木!”蹑云逐月一步向前,他架起了千机弩。

     “爸爸,没关系!”沈流木凝神看着那株高大到不正常的天女花树。

     沙沙声响起,纷繁花瓣飘落如雨,浓香逼人!

     沈流木的掌中刹那花开刹那花落,碧丝摇曳,脚下窜起巨大藤木将他托起,等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触及那白如雪玉的花瓣时,整株花树猛然间一抖。

     一根碧绿的藤鞭出现在沈流木手中,他毫不留情地一鞭子下去,花树颤抖得更厉害了。

     “啪啪啪!”

     这么美的花树,沈流木半点不容情,鞭鞭用力,以一个快满八岁的孩子而言,这力道相当凶悍。

     沈迟心里默默涌出一个词:辣手摧花……

     沈流木的手是够辣的,看着眼前花树瑟瑟花残叶落的样子眼神漠然没有丝毫触动。

     “你乖乖听话我就不杀你。”声音清脆,口吻却有些阴森森的。

     等他的手伸过去折下花树顶端一小截嫩枝,整株花树却瞬间枯萎凋零,沈迟就知道沈流木已经驯服了这棵特别的进化天女花。

     “爸爸,你看!”沈流木跑出来给沈迟看,只见这一小截嫩枝碧绿晶莹,几乎不像是树枝,躺在沈流木白皙的掌心,通身好似用碧玉雕成,光华内蕴,一看就十分不凡。

     ……前世的沈迟和沈流木只能说是朋友,后来日渐疏远,沈迟对沈流木的了解只局限在他是木系异能者,能控植物,再重的伤再难治的病,找他都可以解决,但是治不治,要看他的心情,所以,他不知道原来沈流木还可以驯服进化后的植物。

     “你可以使用它?”

     “对!”沈流木笑着说,“以前不能,但是上次发烧之后,现在可以了。”

     沈迟恍然,要至少二阶的木系异能者才能做得到。

     怪不得前世的沈流木厉害到那种程度,几乎无人敢惹呢,他没有和沈流木交过手,并不知道他控制下的植物有什么特别,不过想来如果那些植物都是进化后的植物,那强大程度和普通植物当然不能比。

     摸了摸沈流木的头,沈迟有点感慨。

     收服天女花之后,他们径直往山林深处走去,那几个人醒来之后自然会知道这里危险赶紧离开。

     黄山山体主要由燕山期花岗岩构成,断裂和裂隙纵横交错,长期受水溶蚀,形成瑰丽多姿的花岗岩洞穴,不论是沈流木还是纪嘉都看得十分新奇,哪怕是声称在山上长大的明月都眼睛瞪得很大。

     沈迟已经带着他们深入到黄山从来没有开发过的地区,山林茂密,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呈现着自然的繁盛风貌。

     “小心!”沈迟一个子母爪将走在最面前的明月一下子抓了回来,一道黑影在面前窜过。

     是小灵猫!

     黄山的野生动物种类丰富,这只小灵猫只是一只普通的进化动物,可惜的是称不上厉害。

     明月开始画符。

     事实上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沈迟他们面前画符,之前取出的符纸都是以前画好的,恐怕是现在几乎要用尽了。

     寻常道士画符需要朱砂符纸,但他的异能,就是画符。

     虚空之中渐渐浮现的黄色符箓笔直悬立,他手中的笔如走龙蛇,渐渐沁出鲜红的朱砂痕迹,等符成从半空中掉落,明月手一挥便落入一旁的头骨之中,只有攻击型的符箓他会用念过咒的尸油浸透,增其怨戾果然如他所说伤害可提高一倍!

     “急急如律令,敕!”

     这是厉风符,数道风刃穿梭树林,锐不可当。

     这不是看明月表演的时候,随着风刃割中小灵猫的身体,鲜血的气味开始弥漫,沈迟脸色就沉凝下来,看着地图上朝这里涌过来的红点,心里有些不妙的预感。

     “明月,防御!”

     沈迟自己千机弩化作连弩,在四周另外三个方向都布下暗藏杀机,透明的机关只有他自己能看得到,其他无论是人还是生物都看不到这种机关的丝毫痕迹。

     黄山之中有许多珍禽,诸如红嘴相思鸟、三宝鸟、白胸翡翠、黄腰柳莺、暗绿乡眼鸟等等,平时人们来时总是希望能看到这些漂亮的鸟类,但当末世来临,这些异常漂亮的鸟类进化或者变为丧尸鸟之后,可怕度甚至比某些猛禽更可怕!

     因为它们是习惯性群居而不像是鹰类那样总是单独出行!

     跳起的沈迟已经看到了空中飞来的鸟类,原本漂亮艳丽的鸟儿呈现各种恐怖的形态,让他想不到的是还没看到B级丧尸,就让他看到了进化的丧尸鸟。

     这一群丧尸鸟或许是因为总是集体狩猎的缘故,居然比人类丧尸进化的速度还要快,沈迟几乎一瞬间就判断出这一群鸟类中超过一半都是已经进阶的丧尸鸟!

     速度太快!

     “趴下!”

     沈迟只来得及按下身边的沈流木,眼见着纪嘉就要被那只原本十分小巧可爱的红嘴相思鸟尖锐的爪子抓伤——

     爆!爆!爆!

     游戏技能最大的好处在于,永远不用担心它会伤到你的同伴!而他给沈流木、纪嘉和明月带来的好处同样有这一点,只要有他在,它们三个人的本事就不会伤到同伴,这在擅长群伤手段的人身上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

     暗藏杀机齐齐爆开,丧尸鸟被炸得羽毛乱飞,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腐尸气味。

     明月死死将纪嘉护在了身下,他的背上忽然窜出一片黑雾笼住,阻挡那些丧尸鸟的攻击,自己的脸色却有些发白,嘴里不停喃喃念着咒语。

     护住沈流木的沈迟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瞬间他身上就被抓出好几道血痕,鲜血淋漓,而鲜血的气味刺激了这些丧尸鸟,它们的眼睛血红,齐刷刷朝沈迟扑来!

     “爸爸!”沈流木的掌间骤然生长出一棵巨大的花树,白色的花瓣纷纷扬扬,浓郁的香味弥漫开来。因为沈迟的缘故,明月和纪嘉同样不会再被这种气味迷晕了,可惜的是丧尸鸟几乎失去了嗅觉,天女花对它们的作用有限。

     无数的绿藤窜地而起,狠命朝那些丧尸鸟抽去,但它们同样没有痛觉!

     数量太多的敌人就是如此,丧尸鸟的体积又小,要瞄准脑袋未免太强人所难,只有沈迟,他的技能从来都是无视对手种类的。

     千机匣明光一闪,天绝地灭!天女散花!

     千机弩撤去,重新布置的千机变化作了一片毒刹!

     鲜血一滴滴坠下,沈迟面容淡定目光都没有半分变化,仿佛那些血不是从他身上流下,好像感觉不到半点疼痛。

     被他护着的沈流木却眼圈都红了,死死咬着唇不说话。

     他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这种时候也不要哭,只是紧紧抱着沈迟的腰,四周的草木森林都是一阵暴动!

     “流木!”沈迟厉声说,“我没事,稳住力量不要逞强!太危险!”自然系异能者频繁透支使用能力不是好事!

     沈流木的额头已经沁出淡淡的汗迹。

     丧尸鸟哗啦啦地往下掉。

     又是一波天绝地灭配合天女散花和毒刹,还有插空布下的暗藏杀机——

     爆!

     只剩下最后一只!

     暴雨梨花针!

     闪烁的光芒璀璨夺目,丧尸鸟甚至连哀鸣都没有一声就垂直坠落。

     一地的丧尸鸟残骸,这么一场短暂却危险的群袭给沈迟带来的是身上满满的伤痕,其中好几道都深可见骨。

     其实这根本算不得什么,皮外伤而已,看着格外吓人,换成游戏里的数据,不过只是掉个几千血而已,以他如今接近九万的生命值,几千血连十分之一都不到算得了什么?

     可真正拥有了这个身体,却是会疼的,变成真正的人,只要流血就会痛,沈迟当然也会疼,不过是从上辈子开始,他就已经习惯。

     慢慢坐了下来,他闭上眼睛打坐。

     三个孩子安静地守在他的身边,纪嘉的脸上有亮晶晶的泪水,连明月的脸色都有几分不好看,沈流木更是死撑着才没哭出来。

     神奇的是,他才刚刚打坐,那些伤口就渐渐开始愈合,那种愈合的速度才是真的能吓坏人!

     才一眨眼的功夫,那些伤都好似没有存在过一样,完完全全地消失了!

     三个孩子瞪大了眼睛,一时愣住。

     沈迟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于是他笑,“吓坏了吧!放心,我不会有事,很快就会好。”

     沈流木这才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爸爸!”在这时候明明没事了他却大声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哭。”沈迟拍着他的背,无奈地反过来安慰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声音震天响的沈流木。

     好一会儿他才抓着沈迟的衣角,摸着泪眼抽噎着说:“……爸爸,你、你疼吗?”

     沈迟一怔,心底不知道什么地方被刺了一下,上辈子自从他发现自己很快就会复原,早已经习惯帮他和他们挡去各种伤害,哪怕他伤得再重,他们都知道他很快就会恢复——

     从来没有人问他疼不疼。

     其实他也是疼的,在没有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之前,他也只是个怕疼的普通青年而已,怎么会不疼?

     “……以、以前,孤儿、孤儿院的老太婆掐、掐我一下都好疼……爸爸你流了好多血……”沈流木的眼泪哗哗地掉,“……一定好痛的……”

     稚气的话语甚至不能连贯地说出来,却一字字落在沈迟的心上,他将沈流木抱住,喉间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