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元晶
    砰砰砰!

     砸门的声音响起,沈迟眼神漠然地看向大门,他知道,那些丧尸们开始觅食了,他们能闻得到生人的气味,变成丧尸之后,他们的力量和嗅觉都会大幅度提升,这时候的普通人,在他们面前几乎全无反击之力,尤其是在禁止使用枪支的中国。

     他记得美国在末世刚开始,许多配有枪支的家庭以社区为单位联合起来,倒是保住了不少人,而作为人口大国的中国和印度,是死伤最惨重也是丧尸最密集的国家。不过,因为这种密集和死伤,中国成为世界上异能者最多的国家,越到后来越是明显,除了第一批觉醒的天赋能力者,后面觉醒的很多异能者都是在绝对困境之下激发了潜能,恶劣的环境带来的不仅仅是灾难,还有进化。

     丧尸很难杀死,除非砍掉它们的脑袋、开枪爆头,或者正中眉心也行,但对于沈迟而言,这都不是问题,因为他的弩箭机关对丧尸造成的伤害很特别,对于他们来说是完全致命的,就好像在游戏里打那些毒尸一样,在游戏技能之下,丧尸不丧尸,和普通的怪物没多大差别。

     砰砰砰!

     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剧烈,烧得迷迷糊糊的沈流木打了个哆嗦,沈迟安抚地拍拍他的背,站了起来。

     这道门阻挡那些丧尸一夜不成问题,沈迟知道,只要过了这一夜,觉醒了异能的沈流木哪怕被丧尸伤到也不会有事了,异能者和普通人不同,普通人只要被丧尸划破一道口子就会被感染成丧尸,异能者不会,同样,沈迟他自己也不会,他的身体比异能者还要特别,恢复力惊人,只要不死,很快就可以恢复健康,身上的伤口转瞬愈合,丧尸的毒素对他没有用,甚至十几年过去,他完全不会苍老。

     异能者同样会延缓衰老,比如上辈子的那些“伙伴”,十几年后,明明已经三四十岁,看着仍然是二十几岁的年轻模样,但和他的完完全全没有改变却到底是不同的。

     沈迟回头想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破绽实在太多了,也难怪引起他们的疑心,也难怪,会让那位余博士那样狂热,甚至付出巨大的代价让他们甘心出卖了自己。

     虽然以那扇大门的厚重程度应该不至于太快被破坏,沈迟还是走到门边架起了千机弩以防不测,这一晚对沈流木而言太重要了,他决不允许发生任何意外。也不知道上辈子沈流木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会到后来让他的性格变得那样偏激阴刻,他的脸颊有一道永久性的伤疤,沈迟还记得那会儿他笑着对自己说,“这可是我觉醒那晚留下的纪念品。”

     没有自己,流木也可以走到那一步,只是步步艰险,满是血腥,沈迟并不是打算将流木保护得严严实实,只是希望在这个末世之中,他的苦难能少一些,一起走,总会比一个人要容易,沈迟已经挑好了一把利刃,等明天沈流木醒来就交给他,第一步,他要教他用刀。

     上辈子,沈迟虽然有游戏技能,但十几年的末世混下来,很多其他本事多多少少耳濡目染都会一点,对于异能者的事情也比任何人清楚,这种重生的优势他可不打算放弃,从一开始,他就要走得比其他人更快才行!当然,沈流木也是一样。

     一只枯瘦的爪子从门缝中伸了进来,那是一只丧尸的手,乌黑的指甲长而锐利,指甲缝里都是暗红色半干涸的血迹。

     沈迟眼也不眨,手起刀落,直接砍下了这只爪子,门外传来尖锐刺耳的嚎叫。

     虽然外面的丧尸进不来,但是丧尸身上那种腐臭难闻的味道已经开始蔓延,幸好现在气温很低,才不会让人太难捱。不过对于沈迟来说,早已经习惯这种气味,不需要过多久,人类都会习惯的,末世之中,哪里能讲究那么多。

     沈迟就坐在大门边的座椅上,沈流木蜷缩在他的身边,烧得脸颊晕红,头发早已经湿透了,在这种寒冷的天气里,身上穿着湿衣服反而容易生病,所以沈迟早就将沈流木扒光了,就直接用成人的羽绒服盖着。

     脱下衣服才发现,沈流木身上到处是大大小小青青紫紫的伤痕,只有一张脸光润白皙,看来他没有说谎,那家孤儿院里的人,对他其实一点都不好。

     砰砰砰!

     沈流木烧了一天一夜,朦朦胧胧里一直听见那剧烈的撞击声,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那个俊美冷然,长眉入鬓的男人正关切地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一安,哑着声音叫:“爸爸。”

     沈迟笑了,摸摸他的头,沈流木觉得自己的心怦怦地跳着,比那耳边的撞击声还要响。

     “快穿上衣服。”沈迟早已经给他准备好了衣服,沈流木这才发现自己光溜溜地裹在一件大羽绒服里,脸腾地就红了。

     沈迟倒是没发现,“流木,你的头发太长了,我帮你剪短好不好?”

     沈流木正慌忙把衣服往身上套,闻言呐呐回答:“好。”

     等他穿好衣服坐到座椅上时,才发现那早已经变形的大门和已经马上要裂开的链条锁,立刻瞪大了眼睛僵住了。

     沈迟拿着剪刀帮沈流木剪头发,一簇簇的黑发落到了地上。

     “……爸爸,那是什么?”

     “丧尸。”

     沈流木一动也不敢动,觉得嘴里有点发干,“丧尸是什么?”

     盯着那从门的缝隙里看到的缺了一半的恐怖脑袋和伸进门里来的漆黑指甲,沈流木觉得自己的手指有点抖,他的鼻端已经闻到了那种令他作呕的气味。

     沈迟的手很稳,他的手艺其实不错,在末世里,理发这种简单活儿几乎人人都会做。

     沈流木的头发很软,又软又细又直,不像很多男人的头发那样硬硬的刺刺的。

     “不要怕,流木,我们可以干掉这些弱小的家伙。”

     这时候的丧尸比起以后是真的弱小,它们还没有进化,只是力量比人类强而已,论智慧和速度,远比不上人类,但因为外表的恐怖让人类心理上有了怯懦,才会让人类节节败退。

     末世之中,丧尸从来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末世之中的人类。

     “好了流木,来。”沈迟拍了拍沈流木头上的碎发,剪短了头发的沈流木露出一张玉雪可爱的面容,虽然年纪还小,已经隐约有了沈迟熟悉的轮廓,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尤其引人注目,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孩子,恐怕都会生出几分喜爱之心。

     在孤儿院的时候,沈流木如果不是留着那样长长短短的乱发遮住了半张面容,也许早就被人领养走了吧?

     “爸爸。”沈流木抬头,看向递刀子给他的沈迟,沈迟对他微微一笑,“拿着,流木。”

     沈流木默默接过比他半条手臂还长的刀,并没有像一般孩子那样惊慌失措,只是板着的小脸泄露了几分紧张。

     他安慰着自己,没关系了,不过是些怪物而已,他见过比这更可怕的,不要后退,这里有——爸爸呢。

     “流木,退后!”沈迟一刀下去,本来就要断裂的链条锁一下子断成了两半!

     丧尸涌了进来!

     这些丧尸只有一小部分还维持着完整人类的模样,大部分或者是缺了半个脑袋,白色的脑浆一路走一路流,要不然少了一条手臂,一看就是被硬生生撕裂的,撕裂的口子已经腐烂化脓,看着无比恶心,还有一些索性就在地上爬着,只剩下半具身体,地上身上到处是暗红色的血迹,沈流木清晰看到一个丧尸嘴里血肉模糊,牙齿上沾着令人作呕的肉末。

     唐门的天罗诡道心法之下,群攻技能很多,毒刹、天绝地灭、暗藏杀机、天女散花、孔雀翎,门外的丧尸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沈迟淡定地站着,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转瞬之间,这些丧尸一批又一批地倒下,天绝地灭的机关不停转动,沈迟身体一个后仰,手中的千机匣迸发的天女散花落地,爆裂!

     沈流木看得目瞪口呆,手中的刀都差点落了地。

     在强大的群攻技能下,哪怕丧尸再多都没什么用处,现在这种最低等的丧尸对于沈迟来说实在是太好对付了,随随便便一个暗器过去都能要了它们的命!很快,涌进来的丧尸只剩下三两只,他们被前面那些丧尸的身体挡住了道路,但仍然盲目地往前走着,无知无觉。

     “流木。”沈迟开口。

     沈流木看着沈迟的目光格外明亮,“爸爸!”

     “这个交给你,你用手上的刀将它们的脑袋割下来。”

     沈流木愣住。

     沈迟收起千机匣,拿着刀一跃而起,雪寒刀光一闪,一个丧尸的脑袋咕噜噜滚落。

     “别怕,它们其实没那么可怕,速度又慢,地上的这个丧尸你够得到,来,将他的脑袋砍下来。”

     沈流木默不作声地上前,几乎不需要沈迟再做第二次教导,一刀下去,狠狠将在地上爬行的那个丧尸脑袋砍了下来,半点都没有犹豫!红色的血喷了出来,弄脏了他的鞋子和衣服,甚至溅到了他的脸上,但他的脸色却很平静。

     沈迟:“……”不愧是流木,那个手段血腥的流木。

     一个看着才五六岁的孩子,提着刀的手连抖都不抖一下,这回沈迟是彻底相信这位可以独自走过末世了……

     “爸爸,我说过的。”沈流木看到沈迟的神色,一下子就有些怯了,低下头去,低声说,“我看到过……我看到过妈妈她拿着刀——爸爸,万一我和她一样……”

     沈迟的手落在了他的脑袋上,狠狠揉了揉他的头发,“流木,不管你变成什么样,这辈子都是我的儿子,知道吗?”

     沈流木很久很久才含糊“嗯”了一声,却带着些许哭音。

     他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也许自己和别的孩子有些不同,在去年他就将在孤儿院里老是欺负自己的小石头脑袋打破了,虽然事后自己也被院长狠狠打了一顿,但是看到小石头的脑袋上开始流血的时候,他非但不害怕,还有些隐约的兴奋。

     他想过,或许自己和那个把爸爸切成一块块的妈妈一样,也喜欢看人流血?很多次的晚上,他都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得睡不着觉。

     他害怕新爸爸也因为这个嫌弃他,这个爸爸的胸膛很宽阔很让人安心,而且,爸爸身上的气味也很好闻,爸爸长得很好看,爸爸对他很温柔,爸爸还给他大熊,在孤儿院里,只有一个脏兮兮的小熊,还是前年好像是什么大学的姐姐送的,不过,从来都轮不到他玩。

     沈流木不想因为这个让爸爸讨厌他。

     听着沈迟温柔的声音,他抱住沈迟的腿,渐渐安了心。

     “流木,看好了。”沈迟拍拍沈流木的背,示意他放开自己,拿着刀子一下子剖开了一个丧尸的脑袋,找了一会儿才找到一颗米粒大小好像透明水珠一样的东西。

     这些初级的丧尸有的只是这样米粒大小的,因为太不引人注目了,所以一开始根本就没人发现,直到后来丧尸开始进化,进化后的B级丧尸脑袋里的有石榴子大小,依旧都没多少人发现,直到出现了C级丧尸,那个葡萄大小的才引起重视,不过,那要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

     可以提升异能,但保存起来很困难,这些丧尸脑袋里的相当于他们的心脏,一旦他们死亡之后,最多过半个小时,就会化成水。

     “爸爸,这是什么?”

     “流木,拿着。”沈流木疑惑地接过。

     “你感觉一下,你的体内是不是有一股热热的气流?”

     沈流木不解。

     “大概在这个地方。”沈迟修长的手指戳了戳沈流木的下腹,七岁的孩子虽然还不太懂什么,直觉却还是不好意思,他顿时红了脸,“爸爸!”

     沈迟笑了起来,“小鬼!这里叫丹田!”

     沈流木瞪着他不说话。

     “感觉一下,丹田里是不是有一股热热的气流,将它引到手掌上。”

     沈迟眼见着沈流木小小的手掌忽然笼上了一层绿蒙蒙的微光,十分好看,而那枚小小的很快就像是水一样消融,被他的手掌吸收,消失不见!

     这就是木系异能。

     整个世界上,自然系异能的异能者都是宝贵的财富,他们是人数最少的,而木系又是其中最少的,沈迟记得直到他进研究所之前,整个世界上的木系异能者还是只有流木一个,别人不敢彻底得罪了流木也有这个原因在,木系异能代表着生命,谁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碰上一天需要找流木救命。

     流木是那样漠视生命的一个人,手段又血腥残忍,但他偏偏是世上唯一的木系异能者。

     所以沈迟相信,这样的流木内心一定有柔软的地方,是那种生机盎然的绿。

     “爸爸,这是什么?”沈流木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手。

     “这是,是会让流木的异能变得更厉害的东西。”

     “会变厉害?”

     “对。”

     “比爸爸还厉害吗?”

     沈迟一愣,然后笑了,摸了摸他的头,“爸爸也很厉害,以后流木会变得和爸爸一样厉害。”

     沈流木“噢”了一声,坚定地说,“我以后会变得比爸爸还厉害。”

     沈迟不理会这种小孩子的宣言,他还有许多丧尸要处理,这些可不能浪费了。

     实际上——很久之后他才知道,自己也是可以吸收的,只是那时候,自己的力量已经很强大,为了让他们更快地进化提升自己,他从来都是将给他们用,结果,却是那样。

     “我会变得比爸爸更厉害,然后就可以保护爸爸。”

     沈迟怔住,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被刺了一下,微疼微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