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张凯一之死
    “我没有生气。”沈迟轻轻说,“她这样的女人,死亡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但是流木你要答应我,哪怕是在末世,也不能为了杀人而杀人。”

     沈流木似乎有些不解。

     沈迟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怕杀人,但是流木,杀人是一种手段,你不能把杀人当成一种内心的发泄!”他严肃地说,“在末世里很多人都该死,你当然可以杀了他们,可你还这么小,不要将杀人当成乐趣。”

     沈流木扁扁嘴,似乎有些理解了,于是歪着脑袋说,“那么爸爸,我答应你,从今天起我只杀坏人好不好?”

     “坏人?”沈迟失笑,在末世里,有多少好人能活下去?但看着沈流木懵懂的眼睛,他只能摸摸他的脑袋,“好,流木从今天起,就只杀坏人。”

     坏人的概念可大可小,但沈迟是真心不想让沈流木变成前世那样杀戮成性、血腥阴毒的人,这样的人让所有的人畏惧,却也同样被所有人顾忌。

     沈流木心中郁闷,这样就不能干掉纪嘉了啊!她好像发现了自己的秘密,那个小木偶人他没记错的话,似乎见到过一次,应该是纪嘉的……

     纪嘉这时候根本不知道沈流木已经动了杀她的心思,事实上她已经被沈流木吓坏了,作为一个正常的七岁小姑娘,哪怕她有些早熟,但不表示她有那样成熟的心智,能看到沈流木堪称血腥的杀人场景无动于衷,更何况,透过小木偶的眼睛,她看到沈流木杀人的时候眼中的狂热和明显的嗜血倾向。

     太可怕了!

     抱着膝盖缩在角落,她在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哭了起来,一次次叫着妈妈,但是她的妈妈再也不会出现在身旁,温柔地安慰她,再也不会抱着她,保护她了。

     妈妈已经死了,为了救她死了,纪嘉擦擦眼泪,所以,嘉嘉怎么样也要努力活下去!

     当天夜里,沈迟翻过墙头的时候,那些守卫毫无所觉,夜空之中,沈迟的飞鸢滑过夜空。在游戏中,唐家堡的武功或许不能称之为最强,但是轻功却可以凌驾于各个门派之上,就是因为借着飞鸢之力,可高可远,绝对是赶路或者跳山的利器,当然,不熟练的时候很容易摔死。尤其像沈迟这种从游戏中操纵游戏人物到自己真正使用技能,本来就有一个缓冲,上辈子他用了接近一年才完全适应,甚至是提高,而轻功,拥有这具身体两年之后,他才敢真正使用,因为这时候可没有画面来让他看气力值了,这种把握程度必须要精准才能保证安全,本身唐门的轻功就太容易从高空坠落,一不小心就直接要了命了。

     但到这时候,沈迟早已经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了。

     轻盈地从半空中坠下,二段跳,稳稳落地。

     程沛的眼中滑过一抹欣赏,他同张凯一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张凯一锐意高调,程沛沉稳小心,或许是因为漫长的运动员生涯,而且作为射箭这个项目,最要求的就是耐心和良好的心理素质,所以年过四十的程沛想得远比张凯一要多。

     在张凯一刚刚到了闵行的时候,沈迟就已经认识了程沛。

     他们的见面地点仍在闵行地界,路上虽然有游荡的丧尸,但程沛艺高人胆大,当然是不怕的,他的身边站着两个高大的男青年,看那鼓起的肌肉估计都是一把好手。

     这是一间小茶楼的二楼,露天,摆着几把还算齐整的假红木桌椅。

     “计划可以开始了。”沈迟一落地,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程沛微微一笑,“那么,明天你和小流木就能到我的嘉定去了。”

     沈迟看了他一眼,“闵行乱起来之后呢?”

     程沛耸耸肩,“趁机吸收像你这样的力量,壮大自己,我从来没有想过留在上海,末世来临之后,崇明、宝山和浦东新区大片的土地被淹没,海平线升高,听说袁欣宁那里有人被海里一种未知鱼类咬伤,第二天必死无疑,我们人类中的一部分人开始进化,大海里的一些生物也是一样,恐怕将来大海会越来越危险,我们总有一天要往内陆走的。”

     沈迟不得不说他很有先见之明,因为确实是这样,人类开始进化,一些动物也开始进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海得天独厚的条件,海洋里的生物进化起来比陆地上的要快得多,如果不是他们之中大部分不能上岸,恐怕是一种不逊于丧尸的危险。

     程沛这么一说,沈迟倒是心中一动,如果猎杀一些海洋里的进化生物,得到的元晶是不是会更好一些?毕竟现在这个末世早期,要在上海这样的城市里逮到一只变异动物可不太容易。

     “松江的蒋波、奉贤的顾豪已经收买了大多数张凯一的手下,毕竟他们每次去市区‘狩猎’都要从闵行借过,这种滋味可不太好受,你知道的,张凯一这个人并不大方。”沈迟淡淡说,“我看过了,在张凯一的人中,只有两个人你可以吸收一下,一个是赵庆,外号‘厨子’,虽然不是异能者,但本身胆量不错,刀法很准,最重要的是,他做的菜很好吃。”

     程沛失笑,“还有呢?”

     “还有是一个女人,周伟玲,原本只是个打工妹,但是胜在力气大,肯吃苦,想法不多,听话,最重要的是,她有觉醒异能的倾向。”

     程沛这才感兴趣起来,坐着的身体忍不住前倾,“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看出来的?

     沈迟暗暗叹了口气,因为感到她的血条变长了算不算?拥有这具游戏中的身体之后,他的眼前并没有游戏界面,却仍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比如脑子里想着打开地图,脑海里就可以出现地图上的画面,他看向一个人的时候,也可以大概知道他的血蓝条程度,虽然没有具体数值,但有一个基本的把握。

     比如,他自己的生命值如果是八万,那么面前的程沛只有五千多,已经算不错了,要知道,普通的人类大多只有几百,这就是异能者和普通人的区别,而最普通的丧尸,也只有几百生命值,比人类稍稍高一点而已,可是进化后的B级丧尸,就有接近一万的生命值了,就算是在上海地界最厉害的程沛,在这时候也无法单独对付一个B级丧尸。至于张凯一,身为力量型的异能者,却还没有程沛的生命值高,才刚刚突破了四千左右。

     异能者通过日积月累和战斗经验,也可以慢慢提升,比起吸收元晶要慢得多,但无疑也会渐渐变强,沈迟记得上一次看到程沛的时候,他还只有不到五千的生命值。周伟玲是一个原本在闵行打工的打工妹,和那时候在游乐园看到的女服务员差不多,都是农村来的吃苦耐劳型,不怕脏胆子也大,最近,沈迟看到她的生命值从八百猛涨到了接近两千,估计是要突破异能了,听说在上一次去市区“狩猎”的时候,她的几个姐妹死了一半,也许是被这件事刺激了?

     “我也不是很确定,只是有这种倾向。”沈迟淡淡说,“当然,你也可以不信。”

     程沛哈哈大笑,“我怎么会不相信小沈你的话!不过,听说那个张凯一对你也不错——”

     沈迟嘲讽地笑了笑,“算了吧,对我不错?他真正信任的从来是他的那些哥们儿,难道程哥你没有听说,他正想让我娶他那个恶名远播的妹妹呢。”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当然,小沈你是鲜花。”程沛开玩笑,“那么,你到我的身边来想要什么?”

     “我?”沈迟站了起来,口吻淡漠,“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和我儿子好好生活,让他平平安安长大。”

     程沛这才想起,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有一个还很小的儿子,顿时悬着的心放下一半,认真地说:“你放心,我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你!”

     “谢谢程哥。”沈迟转身离开。

     保证不保证什么的,他无所谓,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新的挡箭牌而已。

     那么,接下来就是收拾张凯一了,就在今晚。

     正如他说的那样,张凯一的手下那些“哥们儿”大多被蒋波和顾豪收买,张韵一的死挑动了张凯一脆弱的神经,他怀疑今天没有出席会议的那几个,那几个心里着急,肯定会狗急跳墙。

     张凯一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势力,很快就会崩塌,众叛亲离。

     沈迟其实并不怎么恨他,因为张凯一对自己称不上背叛,顶多只能说是忘恩负义,生性凉薄而已,那么,他被人忘恩负义,被那些他护得紧紧的哥们背叛,亲人横死,自己狼狈奔逃生不如死,才是最好的报应。

     “砰!”一条身形是普通鳄鱼三倍长,长相凶恶的两栖动物落在地上,粗壮的尾巴一下子朝张凯一扫去!

     一个巨人蒲扇般的大手一拍,扬起一阵尘土。

     沈迟抱着沈流木站在高高的楼顶上,眼神清淡地看着下方的鏖战。

     论实力,早期的变形人比起张凯一这样的力量型异能者要稍逊一筹,所以蒋波和顾豪占据的地盘是最差的,距离上海的中心城区最远,需要经过其他人的地盘才能去中心城区“狩猎”,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却要比力量型、敏捷型这样的要强一些。

     可是现在仍是早期,所以蒋波和顾豪要集合两人之力才能在对战张凯一时占据上风。

     张凯一周身都是鼓起的肌肉,一把抓住蒋波的尾巴,狠狠将他甩了出去,直接砸在了一堆废弃的汽车上,发出一声巨响,然后他自己就被一巴掌拍过来的顾豪给扇了出去。

     往旁边吐了一口血,张凯一面容凶悍,手中铁棍子阴狠地扫过顾豪的腿,疼得顾豪大叫一声,而这时候蒋波已经张开血盆大口朝张凯一咬来!

     看异能者的战斗往往比动作大片更热血,场面很大,根本没有多少普通人可以插手的余地。

     不过,当沈迟看到张凯一的眼睛鼻子都开始渗出血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场战斗里,反倒是普通人起到了更关键性的作用吧。

     哪怕张凯一是个异能者,前提他仍然是个人,对人类有毒的东西,对他而言也是有毒的。

     “郭鹏……郭鹏——郭鹏!”张凯一大叫着,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凄厉!

     “我待你怎么样!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缺了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他妈的把你当兄弟!”

     郭鹏,就是那个在游乐场的时候唯一能坐在张凯一身边的青年。

     “孙志良、辛昊华、章维亚!你们给我出来!”

     “他妈的给我滚出来!滚出来!”张凯一的七窍都开始流血,形态可怖,一拳将蒋波打了出去。

     这时候的他状若疯狂,哪怕是蒋波和顾豪都一时不敢靠近,而张凯一就这样忽然窜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

     “追!”顾豪大声说着,一群青年从不远处扑了出来朝巷子里追去,而这时候,顾豪已经变回了普通人的模样。

     虽然可以成为巨人,但正常样子的顾豪比普通人还要矮小瘦弱,他喘着气,显然累得不轻,一旁的蒋波也变回了人类,套上了一个容貌艳丽的女人递过来的衣服。

     变形者最开始的弱势很明显,变形不能持久,战力提高不如一般的异能者。

     这时候的顾豪和蒋波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估计是没想到张凯一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站在高处的沈迟轻盈落下,六层高的楼顶,他落地无声,慢慢朝一个方向走去。

     张凯一这时候肯定是满心的郁愤,沈迟微微笑了笑,不知道在笑什么。

     看!明明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想把他杀了,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他偏偏就是这么忍,慢慢忍了半年,可以做到的,可以做到这样慢慢的,一步步来,不着急、不激进、不焦躁,现在可以,将来面对那几个人的时候,一定也可以的。

     就这么让他们死太便宜了,至少也要像现在的张凯一这样,体会一下无尽的愤怒和绝望才对,噢,对了,下次可以做得更好一些,现在的张凯一,还不够恐惧,没有当初自己被余博士带走时候的那种恐惧。

     “爸爸。”怀中的沈流木轻轻说,第一次有些怯怯的。

     沈迟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没事,流木,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巷子里在这个夜晚黑漆漆的,透着几分令人心悸的沉寂。

     但很快,就被脚步声打破。

     “张凯一。”

     当这个清淡如水的声音响起,张凯一的眼睛猛然间明亮起来,他知道今晚沈迟不在,那些人背叛了他,但是沈迟却好似没有,沈迟很厉害,如果——如果他肯救自己——

     重重咳了几声,张凯一看着掌心浓稠的血迹,心中恨得几乎咬碎了牙齿。

     “……沈迟!沈迟,你一定要帮我——”却在看到沈迟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时,声音戛然而止。

     “你、你!”

     沈迟放下沈流木,慢慢走了过来,蹲下了身体,“是不是很绝望?”

     张凯一的七窍都流出暗红色的血,看着十分可怕,他已经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痛得厉害,身为异能者,他确实身体素质比普通高太多了,这种对于常人瞬间致命的蛇毒到他身上,直到现在居然还活着,但现在这种活着带来的痛苦,无疑是一种让他生不如死的折磨。

     “站得高高的,再摔下来,是不是特别痛?”

     “被自己救的人背叛,是不是觉得很愤怒?”

     “现在你中了毒,后有追兵前路黑暗,是不是很绝望?”

     张凯一瞪着他,眼睛中不停渗出血迹来,看着就好似两行血泪,唇色苍白如雪,他的全身已经因为蛇毒而麻痹,走不远了。

     “他们做得很不错,可是,你的命是我的。”沈迟认真地说,戴着皮手套的手上握着一把刀,慢慢、慢慢刺入了张凯一心脏,“虽然你已经动不了了,但想必还是可以体会这种锥心之痛。”

     他松开手,往后退了两步,没有让那蔓延开的鲜血脏了他的鞋。

     “流木,走吧。”

     “好,爸爸。”

     刚转过巷子,沈迟忽然转过头,“看到了刚才的那幕,你确定还要跟着我?”

     一个瘦小的黑影从那边探出头来,赫然是微微发着抖的纪嘉。

     沈流木撇撇嘴。

     “沈叔叔,你要到哪里去?”纪嘉努力鼓起勇气问。

     沈迟微微一笑,“杀人。”张凯一的命是他的,不过,他向来最讨厌背叛者,所以那些人也要死,他才不管蒋波或者顾豪什么的庇护他们,他沈迟要杀的人,当然只有一个死字。

     纪嘉浑身一颤,一双手死死抓着自己的衣角。

     沈迟瞥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但,纪嘉却仍然跟了上来。

     黑暗中,沈迟无奈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