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八百英魂不死
        三八大盖那特有的尖啸声,混杂着60迫击炮炮弹爆炸的闷响。歪把子大正十一式轻机枪点射的嗒、嗒、嗒声也在远处传来。

         战斗已经进行了两天一夜,九十六军的177师作为主力师团,率先突围出了黄河滩。

         李中兴骑在马上,用手里的马鞭推了推头上的帽子问道,“都冲出来了吗?”

         李中兴96军军长兼177师师长,第一战区司令官卫立煌被戴笠接走之前,布置得背水阵被日军分段切割,依靠强大的火力输出。打乱了第一战区集团军之间的联系和配合。

         第一集团军各部率部突围。

         李中兴今天早上带着部队冲出了包围圈,直到现在才准备休息了一下。停下来的李中兴就问道身边部队的突围情况。

         同样骑在马上的参谋赶紧挺直了腰板,但是却没有底气的说道,“应该是都出来了。”

         “啥叫他吗的应该!哪个队伍没出来?说!”李中兴本来就是一肚子的火气,操着浓重的河北口音骂道。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是那小子没跟上吧。

         “韩震汉带的新兵团,还有工兵团,没有和部队汇合。”参谋官低声的说道。

         李中兴无力的挥动了一下手里的马鞭叹了口气说道“怕啥来啥啊!唉!”

         参谋官向李中兴的马前走了一步说道,“用不用派人去找找看?”

         “派我的警卫营去找找吧,如果天黑之前找不到就算了。”李中兴颇为无奈的说道。“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而此刻的韩震汉一脸的土灰烟熏。“这是什么地方?”晃了晃德式军官大延帽上的土灰,向身边的一个穿着土黄色军装的一个大头兵问道。

         “好像是,马家崖,俺也不敢叫准。都给俺炸蒙了。”小眼睛的的大头兵喃喃的说道。

         这时一个领章上有星的人猫着腰,一路小跑而来。脸上一道一道泪水划过的痕迹,像是活了泥似的。

         蹲在韩震汉身前,憋着哭腔对着韩震汉说道:“团长,东边也来鬼子了,我们被包围了。子弹也打没了。”

         韩震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颤抖的出气声身边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就在韩震汉深吸气想平复内心的时候,又有几个人来到了身边,来的人第一句都是一样的。

         “团长,没得子弹了。”

         韩震汉看着眼前的一个个面孔,没有一个是干净一点的,在他们的眼中,有信任,有恐惧,有慌乱。

         “团长,拿个主意吧!”众人期待的眼光汇聚到了韩震汉的脸上,等着他这个主心骨做决定。

         “你们怕不怕?......”韩震汉的话刚说出口,就听到山坡下面不远处传来了声音。

         “兄弟们!~别打了,看出你们没子弹了,皇军不杀俘虏,只要你们放下武器,皇军给路费让你们回家。想想家里的爹妈,得多惦念你们啊!~啊!都是爹生娘养的,给谁卖命啊,还是快点下来吧.....”山下一个穿着伪军军装的戴着眼镜的军官手里拿着一个白旗和一个铁皮筒子高声的劝降着。

         “顺子,给我打死这个狗汉奸。”韩震汉怒火中烧趴在小土包上盯着山下的人头也不回的说道。

         而刚刚在韩震汉身边的哪个大头兵举起了抢说道,“唉,啊不,是长官!”说话的功夫中正步枪的望山已经锁到了山下伪军的帽子下面三尺左右的位置。而后拉栓开枪一起合成,整个过程不到一秒。枪声传到山下时那伪军军官已经眉心中弹,应声倒地了。

         “吗的,狗汉奸。”韩震汉推了推帽子回过头看了看身边的众人,刚才的犹豫,和绝境的阴霾随着毙命到底的汉奸一起死去。眼前众人都是自己这个新兵团里面的连排长。

         本来是奉命跟着工兵团的人走的,本来就是新兵加上韩震汉的关系,李中兴就没打算让韩震汉去拼命。结果工兵团的团长这个二百五看错了地图,将两团的人带错了集结地。

         要不是今天上午韩震汉身边的顺子是本地人,说出了地方不对的时候,现在就要跟着工兵团的人跑徐家坡去了,那里昨天就被鬼子攻陷了。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刘震撼拽下了帽子,背靠着土坡,对着身边的一众人看了很久,这些人包括全团一千多人都是韩震汉训练出来的。韩震汉几乎能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从新兵营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这里大多数的人都是从陕西拉来的装丁。很多人刚刚入伍时都不想打仗,打仗是要死人的。

         民国是谁家的,也不是我家。我为什么要给你打仗。麻木了的思想,被韩震汉彻夜长谈,在韩震汉找来的东北老兵嘴里听到的日军暴行。在一次,又一次讲岳飞,讲戚继光,讲文天祥之后,全团上下的爱国情绪被,韩震汉调动了起来。

         但是现在自己就要带着,眼前这些人投降吗?答案当然是不。

         “也许别人会说,我带着这一团的兄弟去死,是错误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也许别人会说,当亡国奴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我韩震汉自改名那一天起,就没打算要当’亡国奴‘。山下的伪军要当我不答应!你们答应吗?”

         “不答应!”身前众人眼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虽然声音不齐七嘴八舌的回答着,但是语气中透着坚定。目光中带决绝。

         “好,兄弟们是我对不起你们。”说着刘震撼跪倒在地,向身前的众人磕了一个头,脑门上沾满了土渣子。

         “团长,这可使不得。”

         “你这是弄啥嘞。”

         “使不得啊,团长。”

         泪水从韩震汉的脸上划过带过一层的泥土硝烟,深吸了一口一字一句的说道。

         “宁跳黄河死!不当亡国奴!”

         韩震汉的决绝感染了身边的一众人等。

         就在这个时候,韩震汉身边爬着的顺子说道。“团长,鬼子上来了!”

         韩震汉回过头,看了一眼山坡下面的鬼子,又回过头看向了身前的众人,开口说道,

         “我先走一步。我们黄泉路上再做兄弟。阴曹地府我们抢个阎王来当当!”说着话韩震汉转转身子跪向了家乡的方向,

         喊道“爹!娘!孩儿不孝,未能尽孝,今日便要以身报国,决死不做亡国之奴。如有来生再尽孝道。以偿生养之恩。”

         说罢又手指上苍高声问道“我华夏子孙勤恳纯良,何故灾祸横生?因何遭人欺凌?我四万万儿女拜天敬神,就该得此报吗?”

         泪水划过脸庞留下一道道印记。韩震汉起身跑向那断崖边上,站在悬崖边上以后,他回头看向了身后全团的兄弟,没有再说话。纵身一跃义无反顾的跳进滔滔的黄河水中。

         全团的战士官兵看着那个没有官架子,喜欢给他们讲故事,训练的时候狠心,从来不扣响的团长,就那么消失在了眼前。

         阵地前哭声一片,“哭啥,哭地是啥呢?窝囊废!”刚刚开抢打死了伪军军官的顺子看着眼前的众人一阵的心烦。

         将他那把中正步枪背到了身后。也跪了下来,他向着西北老家的方向默不作声的磕了三个响头。而后想了想又转向了东方磕了三个头。抬头看了看头上的青天。

         站起身一句话也没说,发足狂奔,一刻也不停的就那么直接跳进了黄河之中。

         随后“扑通,扑通”的落水声此起彼伏。阵地上各种说给老娘,质问苍天的话传遍天地。

         “我还莫有娶婆姨。哇,这是为点啥呢?”

         “瞅嫩出息!团长地婆姨不也没过门?走吧咱们哥俩一起搭个伴伴。”

         “哇!那就走吧!别让团长等急了!”

         八百十七八九的好儿郎,八百满怀报国之志,卫国之心的少年郎,八百个家里的好儿孙。还没有意气风发,还没有来得及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还没有将日军赶出中华。还没有看到那富强的国家。就那么的消失在了,滚滚的黄河水中。

         晴天旱地一声振聋发聩的霹雳,天空霎那间乌云遮蔽了天日,像是墨水撒入了水中一样。

         最后一位新兵模范团的战士,同时他也是韩震汉选出来的标兵旗手。

         手握着飘摇的残旗,跪在黄河岸边,直挺挺的腰板。看着被乌云遮住的天空。

         深吸一口气,张开嘴唱道:

         “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

         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啊……”两句秦腔,这秦腔还是韩震汉找来的戏班子在新兵营训练结束后拉来唱给大家听的。

         那旗手唱完两句之后,双手握着旗杆跳入了滚滚黄河之中。

         中条山上没了八百个小如尘埃的孩子,李忠兴从老乡口中得知此事后层层上报。卫立煌扶桌落泪。

         韩震汉头疼欲裂,但是震颤的地面,有本能的告诉这个半路出家的指挥官,有情况发生。做起来之后的。韩震汉发现自己在一个树林之中。而身边或卧或趴的,都是自己的兵。

         “哨兵跑到哪去了?让我知道你开小差看我不抽你鞭子!”晃晃悠悠的站亲身后。透过林间的缝隙韩震汉看到了一队穿着古装的骑兵,在林间的路上快速的移动过去。

         韩震汉揉了揉眼睛,心想怎么还有八旗的骑兵,满清的遗老不都跑到东北了吗?

         唉?不对啊?我不是跳黄河殉国了吗?这是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