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九)这是爱情吗?
    衍月妈送阮思远出去,板着脸回到病房里,一本正经地对衍月说:“你看看你,怎么能这个样子,你爸怎么教育你的”

     “妈,我有我的原因”衍月皱了皱眉头,包好的伤口又有血流了出来,浸湿了白色的纱布,衍月妈看了心疼得很,就不再和她计较

     “好好,你是病号我不和你吵”

     “昂,我是病号”

     “阿姨,你怎么来了?”纪白一进门看着衍月妈坐在床边,礼貌地打招呼

     “我本来是来看你,结果衍月出事了就过来了”

     “对不起啊,阿姨,我没照顾好衍月”

     “衍月那么倔,你能管的住她才怪呢”

     “哈哈,阿姨说的有道理”看着衍月妈有点生衍月的气,漪阳笑了两声想缓和一下气氛,结果被衍月一句话堵了回去

     “漪阳,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老大,我就乖乖不说话”低下头乖乖地坐到旁边,看着这突然冷下来的温度,纪白知道准是衍月又和阿姨闹脾气了,赶紧说,

     “阿姨您还没休息吧,先跟我回家吧,待会再过来”

     “好”衍月妈看着纪白懂事的样子,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又转身瞪了一眼衍月“就你脾气大,看以后没人管你了你怎么办”站起来扭头就出去了

     “唉~这就是我妈,看着纪白比看着她女儿还亲,你说我是不是有个假妈”

     “看起来是没什么事,还能笑得出来”纪白看着衍月的额头,微微皱了一下眉,动作很快却让衍月看的有点失神,“哪里不舒服你就跟漪阳说”

     “我就是头有点疼”

     “漪阳,你去问问医生具体情况,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我先送阿姨回去”

     “嗯,你放心吧纪白哥”漪阳点了点头

     没什么事情,衍月就让漪阳回去了,一个人拉开窗帘,倚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霓虹在浅夜渐渐亮起,灯影闪烁,夜景很迷人,忙碌迷乱的夜生活刚刚开始,对她而言,夜到了,又是一个噩梦的到来,谁又比她幸福呢?不过每个人都是这样孤独地看着远方,远方却也永远不属于她。

     “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不是没好好看看你啊,过来问问这个总让人担心的家伙怎么回事啊”

     “纪白哥,又让你担心了”

     “我都习惯了”

     “来,我看看额头这里,没有再出血了,身上的伤我也没办法帮你看,你自己各种都要注意”

     “我知道的,你不想问问我为什么会出车祸吗?”

     “听说了,阿姨说的”

     “我妈?她怎么知道的”

     “你辅导员说的,在学校出的事怎么可能学校不说呢,不过阮思远他的事你为什么没说过”他扶着她坐回床上

     “这种事他一个人受着就很难受了,怎么能让别人也知道让他受人异样的眼光呢”

     “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善良就好了”纪白握着衍月的手,认真地看着她,这个女人和当年傻里傻气追他的时候是不一样了,变得成熟了,却有一样没变,就是善良

     “我才不善良呢,阮思远和萧思思分手了,我说实话,有点开心呢,好像不应该这样幸灾乐祸是吧。”衍月不好意思地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可以啊,你也是从她那里受了点委屈才会这样想,没事,不耽误我家小宝贝善良的秉性”忍不住,还是摸摸头,实在是太可爱了,这尴尬的小表情

     “最近你的胃有没有疼啊,要定期去医院检查”

     “又开始了,自从我动手术你见了我除了这句没别的”

     “还不是因为你不让人省心”

     “你不也是嘛”

     “好了,俩笨蛋”

     纪白笑着让衍月躺下,把手机插上耳机,一个给衍月,一个自己戴上

     “干嘛呀?”衍月侧过身,看着坐在旁边的纪白

     “听歌啊,睡吧,网上说轻音乐有助于睡眠”

     “嗯”纪白趴在床上,手撑着脑袋看着闭着眼睛平静的衍月,一会儿就睡着了,这几天雅望集团的事让纪白有点烦,又处理了一天公司的事

     “怎么这样睡了”衍月从梦里醒过来,又是什么都没记住,不过看着纪白在身边,心里安然了不少,很快又睡了

     第二天上午纪白看衍月没醒,也没叫她,就留了纸条先走了,衍月,早餐在床头,吃完多喝水,我有空再过来——纪白

     这个纪白,他知不知道这样暖人心会叫人误会的,幸好我免疫力强,衍月去了趟厕所,出来看到门口有个人影晃来晃去,也不进来,这个人……眼熟

     “阿姨,是你吗?进来吧”原来是思远的妈妈

     “姑娘,那个,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你救了思远”

     “阿姨,我跟你说几句话可以吗?”

     “你说吧,姑娘”

     “你可以叫我衍月”

     “衍月”

     “问您一个冒昧的问题,您这次找思远是想做什么?”

     “我对不起他,想来看看他”

     “阿姨,不要太急着靠近思远,他很抵触您,我不能说您以前做的错或者对,我毕竟是个孩子,阿姨,我真的希望思远可以好好的。”阮思远刚好到门口,听到衍月的话

     “衍月,阿姨会注意分寸的,你可以帮我吗?”

     “我帮不了你,思远他不让我管他的事”

     “你对思远真的很用心,谢谢你,姑娘”

     “阿姨,我只是想说,思远,他,他活得太辛苦了”阮思远突然发现其实衍月她比任何人都知道他。

     他瞒着她的事,他心里对母亲的怨恨,他这十几年生活的坎坷,他生活的那种孤单,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眨了眨眼睛,原来眼里又氤氲了

     “宋衍月,你病还没好怎么就开始管闲事了”看着思远进门,思远母亲抬脚就想往外走

     “阿姨”衍月摆了摆头,示意阿姨不要出去

     “思远,我不想干涉你的选择,我会陪你,无论你怎么选”

     “衍月,你就要这样逼我吗?”

     “嗯,是”

     “你们聊吧,我先出去”阿姨发觉衍月和思远之间的不愉快,不想再待下去

     “你可以不用出去”思远看着衍月,静静地说了这句话,让妈妈突然怔住了,他没有看她,但这句话是和她说的,她知道,“思远”

     “阿姨,他说了你不用出去”衍月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线的衍月像个孩子一样

     “我只是希望衍月不要担心我而已,没有要原谅你的意思”阮思远转过头冷冷地说

     “思远,我知道,谢谢你”

     突然之间的沉默,就像一阵冷空气,让人瑟瑟发抖

     “我先走了,你们聊”思远妈坐不住了,就赶忙出去了

     “思远,我有那么重要吗?”

     “你还不懂吗?为什么每次都问”

     “我们和好吧”

     “真的?衍月,你说真的吗?”

     “嗯,是真的”这一句话把思远高兴傻了,一下子把衍月抱了起来了

     “衍月,我发现我以前都错了”

     “别高兴的太早,有前提”

     “你说”

     “这是我最后一次原谅你”

     “嗯,衍月,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衍月胳膊勾上思远的脖子,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鼻子

     “突然间开心了呢,感觉一直在等你,等的好难受”

     “你个傻瓜,为什么不能直接跟我说呢”

     “因为每次都是我认错我退让”

     “傻丫头,是我错了,你最重要”

     “你也重要”衍月往思远怀里蹭了蹭

     “等你出院了,我们一起去旅行,去逛街,去吃好吃的,去做以前答应过你的事”

     “什么时候记住的啊?我以为你会忘了”

     “说实话,我的确忘了”

     “那你怎么那么说啊”

     “因为你书里写的,你都记着,帮我记着”

     “哼,那你也是不记得”

     “我说实话你怎么也生气”

     “生气?我有生气吗?”

     “那你不是生气是在干嘛”

     “我是享受坐拥天下的快感,这几个月你不在,生气也没有人生,能生你的气也是幸福”

     “哈哈,傻不傻”

     “傻”

     “你头还疼吗?”

     “好多了,对了,说起这个事,你以后走路要看车,怎么一激动脑子就不转了呢”

     “嗯,我会改的”

     “真乖~你不忙吗?”

     “项目的事已经差不多了,忙的事只有你了”

     “开玩笑,你什么时候把我放这么往前了”

     “你是吃什么事情的醋呢!”

     “不知道,嘿嘿”

     “傻”

     “你是大傻,我是小傻,傻傻”思远把衍月放到床上,看了一眼她手上的针,“真是的,还打着点滴,没事吧?”

     “没事,嘿嘿”衍月正傻笑,漪阳就走进来了

     “阮思远,谁让你进来的”看着面面相觑的两个人衍月先开了口

     “漪阳,我们和好了”

     “老大,他,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漪阳,我都做了决定了,别说了”

     “老大,我听医生说了,没什么事,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知道了,跟纪白哥说一声,别让他担心”

     “嗯,我知道了”

     “阮思远,我们谈谈”

     “漪阳”她叫着漪阳的名字,示意他她的事他不要管

     “没事,衍月”阮思远叫衍月放心,,就跟漪阳出去了

     “阮思远,你个王八蛋”刚到楼梯口,漪阳一拳头抡上去

     “林漪阳,我不还手是因为我的确错了,但是衍月她和我的事用不着你插手”

     “阮思远,老大说原谅你了,你不要太过分,如果还有下次,我一定打死你”

     “这和你没关系吧”

     “我跟你说,在老大心里,我比你重要”

     “那是以前吧”

     “不,是永远,我就说这些,你最好小心点”漪阳走了,思远摇晃着回了病房,心里想着漪阳的那个问题

     “漪阳是不是惹你生气了,他不是故意的”

     “衍月,在你心里,是他重要还是我重要?”

     “怎么这么问啊”

     “想知道答案”

     “实话还是假话”

     “实话”

     “漪阳”

     “我明白了”思远抓起外套就往外走

     “阮思远,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提醒你”

     “我不要你施舍的最后一次机会”

     “你又不听我解释”

     “你说”

     “你离开过我一次,我变成了这个样子,而我从来没有想过漪阳离开我,漪阳和纪白哥陪我了九年,他们对我来说是亲人不仅仅是朋友,我们也不可能发展成男女关系,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和他们保持距离的”

     “衍月,如果在自己女朋友心里有另外的男人比自己重要,你觉得谁能接受”

     “那我爸爸呢?我弟弟呢?是不是所有女的都没办法谈恋爱了”

     “我懂了,衍月,又惹你生气了”

     “罚你做劳工,背我”

     “医院这么多人,背什么背”

     “哦,好多人,不背,我自己去办出院”

     “衍月,你站住,你任性什么”

     “我怎么任性了,你放开我”

     “我去办出院,你坐着”

     手机屏幕亮了,是玉染的电话

     “喂,玉染”

     “衍月,我想你了”

     “玉染,出来见一面吧,我和思远和好了,对不起”

     “没事,挂了吧”

     “嗯”

     “谁的电话?”

     “宋玉染”

     “他打电话做什么”

     “问你和我,哈哈”

     “我们和好了,哈哈”

     “嗯嗯”

     “我送你回去”

     “你送我回哪里?”

     “你想回哪里?”

     “暖格调”

     “嗯,好,可是白若他们不喜欢我”

     “她们能喜欢你才怪”

     “为什么?”

     “你干的那些事她们哪一件都忍不了”

     “那你怎么忍了?”

     “我傻啊,我不想让自己后悔,就好像我不答应你就会错过一个很重要的人一样,有那种预感”

     “这就是伟大的爱情”

     衍月突然想起来和阮思远曾经的对话,

     “我也不知道,总是习惯为对方着想,希望他能够做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我只求能够帮助你”

     “这就是你所谓伟大的爱情吗?”他静静地问着,不懂为什么这个女人做什么事都一副有理的样子,圣母玛利亚就那么好当吗?

     “我想了很久,人活着还是为了自己。”衍月没有说出口,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白若,我回来了”

     “月姐,吓死我们了,你和纪白哥这个月一直吓死人,怎么回事啊”

     “我这不是没事嘛”

     “这是?阮思远,怎么是你”白若接过衍月手里的包,看到她身后的阮思远,差异得很

     “把咖啡端给思远,你们三个,以后不要直呼思远的名字,和叫宋玉染一样就行”

     “阮思远,月姐不跟你计较,你别以为我们三个好惹”沁芳不带好气的把咖啡端给阮思远

     “安娜最近怎么没来啊”

     “安娜姐来过了,说你今天出院她就没去,她最近家里出了点事就回老家了”

     “家里什么事啊?”

     “白事”

     “我知道了”

     “你先休息吧,我回去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阮思远笑着出了门,这个她,总能给他不一样的心情,怎么感觉有了她,这个世界什么都不需要了呢

     “衍月,衍月,衍月”宋玉染看到阮思远从暖格调出去就知道衍月说的是真的,她回到他身边了,他要失去她了,可是他拥有过她吗?

     “玉染,你怎么来了”

     “衍月”玉染一把把衍月拉到自己怀里紧紧地抱着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衍月,别去阮思远身边,衍月,我放不下你,你救救我,或者打我一巴掌,你打醒我”玉染拿着衍月的手往自己脸上拍

     “玉染,你别这样,我必须重新接受阮思远,他对我来说,还没有结束,我不想把你当做备胎,你照顾好自己,无论我将来怎么样,你都不要再管我,这个,给你”衍月从脖子上摘下玉染的玉坠,递给玉染

     “衍月,这个是帮你摆脱噩梦的,我不会收回来,你拿着吧,我走了”

     “玉染~玉染~”

     吃过晚饭,沁芳和白若在看电影,如烟给衍月递了一杯茶就回房间了,手机嗡嗡的在桌子上响,衍月慢吞吞地走过去,一看到号码瞬间高兴了起来

     “喂,衍月睡了吗?”

     “没有,怎么了?”

     “明天九点我去暖格调接你”

     “嗯”

     “早点睡,晚安,不要激动的睡不着”

     “不会啦,晚安”

     或许这样再接受他是对的,因为心里会很开心,对他,她会心疼,会想守护,可是这真的是爱情吗?思远,你说,这是爱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