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八)我的事你不要管
    听见白若楼下闭门的声音,衍月从床上坐起来,拢了拢头发,拉开窗帘,看见打着伞离开的身影渐行渐远,差一点我就原谅你了,差一点,思远,你真的是知道我的软肋,知道我容易心软,才这样对我的吗?

     “月姐,你没事吧?”如烟看着坐起来站在窗边的衍月,给她披了一件衣服

     “没事”

     “纪白哥约好了,明天陪你去看医生”

     “嗯,我知道了”

     “对了,萧思思今天接着就走了没有再闹事”

     “那就好,你们早点睡吧,我有点累”

     “嗯,月姐你也早点睡,灯先开着吧,我待会来给你关”

     “嗯”衍月慢慢地躺上床,看着如烟半开着门,这个习惯,保持了十年了,睡觉不关门,一关门就觉得窒息不舒服会害怕,说起来怎么感觉自己还像个小孩子,想着想着也就睡了

     早上起床,换了件粉色连帽卫衣,蓝色铅笔裤,今天去看完医生就去趟学校,不能穿的太诡异,整理完下楼纪白就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衍月,昨天睡得怎么样?”

     “嗯,还好,醒了又接着睡了”

     “走吧”纪白开车的速度让人觉得很舒服,不是很快也不是很慢,一会儿就到了医院

     “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

     “嗯”衍月点点头,整理了一下头发进了门,是个很漂亮的医生,温婉的眸子两弯绣眉,微卷的头发散在胸前,衬衣领微露锁骨,知性不失妩媚

     “请坐,宋小姐,你这样做梦有多久了”

     “四个月了”

     “出了什么事吗?”

     “分手了”

     “分手原因是什么?”

     “性行为”

     “后来没有再发生事情吗?”

     “他有了新女朋友”

     “我明白了,做梦应该也是关于他吧”

     “嗯”

     “你决定要放弃他了吗?是要不回头了对吗?”

     “我不知道”

     “你们的关系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他昨天来找过我说过”

     “重新试着接受他,不论你们之间保持什么关系,如果还做噩梦的话,你就要做药物治疗了”

     “嗯,谢谢医生”

     “还有一件事,你以前做噩梦吗?”

     “有过,从小就是这样,我母亲给我找过很多医生治好了的,就是最近又严重了”

     “或许是短暂的应激障碍,按我说的做,两周后来我们再看看”

     “嗯”衍月打开门,看见在门口踱步的纪白,扬了扬嘴角,很担心我吗?真是

     “医生怎么说”

     “没事,纪白哥你放心了”

     “医生让你做什么了吗”

     “让我接受阮思远,重新面对他”

     “你可以吗?对他……好不容易才放下”

     “我不面对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我必须这么做,纪白哥,别担心”

     “衍月,不要勉强,还有我守着你,别怕”

     “嗯,纪白哥,我会很勇敢的”

     “嗯,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学校”

     “我有打小报告的人啊”

     “如烟是吧”

     “不不不”

     “那就还有白若”

     “哈哈,你怎么知道”

     “因为沁芳被玉染迷住了,就说他好话”

     “看来我得贿赂一下沁芳了”

     “别闹,开什么玩笑”

     “衍月,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我知道,我会好好的,你放心好了”

     “放放放,放心”

     “嘿嘿,送我去学校吧”

     “嗯”纪白公司还有事就放下衍月回去了,衍月穿着运动鞋就跑着上楼了

     “衍月,你来了”

     “嗯,许彤”

     “婷婷和牟荷呢?”

     “她们也来了,不过出去买东西了”

     “哦,我也要出去一趟,你要在宿舍吗?”

     “嗯,你去吧”

     “学姐好”衍月在路上遇见了林静

     “一个假期没见,风格还是老样子啊”

     “我能有什么不一样,固步自封呗”

     “不啊,你这样也有你的风格”

     “也许吧”

     “最近还好吧”

     “不然呢”

     “嗯”

     衍月发觉林静的尴尬,便露了露笑容,笑着说:“学姐,你不用觉得怎么样,我知道你和阮思远还得继续相处,你们一个班不至于为了我一个外人说什么,不用介意的,这些我都懂”

     “衍月”林静抿了抿嘴唇,想说什么却又止住,只是握了一下衍月的胳膊

     “我走了,你忙去吧”

     “嗯”林静一步一步地走着,想着刚才陌生的衍月,撞上了走过来的阮思远

     “林静,班里同学都来报到了吗?”

     “女生这边都到了”

     “嗯,男生这边也到了”

     “走吧,去导员那里”

     “嗯”

     “你刚才见到衍月了?”

     “嗯,有点陌生”

     “怎么这么说,你们不是很熟吗?”

     “她从来没有那么清晰地说过我,就好像和我划清了界限,虽然语气和善但是让人觉得很远”

     “别想太多”阮思远听着林静的描述,心里却有点不舒服,“衍月开始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林静,是否也已经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和我面对面了,她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老师,我们来了”林静推开办公室的门,见到了辅导员

     “阮思远,你母亲来了,她说想见见你”

     “思远”一个身着内敛却有着几分贵气的妇人走上前看着阮思远,叫着他的名字,伸出手要摸摸思远的脸,却被他拦了下来

     “我没有母亲,你是什么人?”

     “思远,我是妈妈啊”

     “我妈已经死了十几年了,难不成你是鬼?”

     “思远,怎么跟你母亲说话呢”辅导员看着阮思远说

     “老师,我没有母亲”阮思远扭头就出了办公室,门口刚好看见衍月进门,两人一怔,思远没再停留转身走了

     “阮思远”林静叫着

     “思远”思远的母亲叫着阮思远的名字追了出去“老师,我先走了”

     “他怎么了?学姐”

     “我说这孩子,怎么见到妈妈是这种态度”老师自言自语地说,还没等林静张口,衍月皱紧了眉头

     “你们凭什么让他见自己的母亲,你们问过他,他同意了吗?”衍月打开门跑了出去,留下林静和辅导员一脸的诧异

     “思远,阮思远”

     “阿姨,思远呢?”

     “前面”思远的母亲指了指前面步伐急促的身影,如慌张地逃离的小兔子一般

     “思远”

     “思远!”思远的母亲叫了起来

     一辆车冲了过来,衍月推开了思远,行驶的车辆撞到了衍月,一下子被撞到的衍月跌了下来,思远才回过神来

     “衍月,衍月,你怎么会在这里?都怪我,衍月”

     “思远,你没事吧?别紧张,别怨恨”

     “衍月,衍月,我求你了,你别说话”看着衍月额头流出来的血,阮思远掉了眼泪,这是母亲抛弃他以后他第一次掉眼泪,他哭了,他怕失去眼前的这个人

     “思远,我会陪着你,我说过的”

     “衍月,我送你去医院,我们马上去”阮思远把衍月抱起来就往学校外走

     “幸亏车辆行驶速度不快,病人身上大部分皮外伤,轻微脑震荡,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你,谢谢”阮思远不断地感谢,鞠躬,点头

     “漪阳,我被车撞了,你过来一下帮帮我”衍月费劲地拿到柜子上的手机给林漪阳打电话

     “啊?老大,你没事吧”

     “我没什么事就是有点头疼”

     “嗯,我马上过去”

     “衍月,你醒了”阮思远走了进来,看见刚挂了电话的她,额头上包着纱布,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思远,你过来”

     “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我觉得阿姨她能来看你,一定是一直挂念你,你不应该那么对她,也不能那样说”由于身体不舒服,衍月有气无力的把这一句话说了很久

     “衍月,我以为你会知道我,会理解我,我没想到你也为那个女人说话”听见这句话思远突然生气了

     “好了,思远,我不劝你什么,话只说到这里”衍月觉得再劝他不过是让他更生气便索性不说了

     “你休息吧,我陪着你”

     “你回去吧,漪阳会过来陪我,不用你”

     “你是怕自己睡着了做噩梦让我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我做噩梦的”

     “是因为我吗?”

     “和你无关,我一直容易做噩梦”

     “还是那么犟,我等他来了我再走”

     “嗯”

     “头还疼吗?”阮思远的手温柔地抚上衍月头上的伤口

     “疼,当然疼了,你伤成这样你也疼”衍月瞪了一眼阮思远,摆了一副你这不是废话吗的表情

     “你说会一直陪着我,我动心了,你想怎么对我负责”思远从床边的凳子上坐到床上,一寸一寸的靠近眼前这个人

     “思远”衍月发现自己的心脏竟然在加速,赶紧推了阮思远一下

     “衍月,我知道你还在生气”

     “不是,思远,我救你只是因为,我不希望阿姨第一次见到你你就出车祸”

     “衍月,你!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生气了就走吧”

     “就那么希望我走吗?我马上走行了吧”他站了起来,皱着眉,这个女人,明明生病了还这么倔,不想见我就激我走是吧,可是明明刚才心脏跳的那么快,算了,她不见我我走就是了,思远索性直接出去了。

     “衍月,月儿”听见楼道里传进来的的声音,一个眉清目秀的女人走了进来,眼角有着些许细纹,不影响她皮肤白皙,看得出来岁月没有对她太狠心

     “妈,你怎么来了”

     “我本来是想来看看纪白,他不是动了手术,可是我刚到就听你们老师说你出了车祸,吓死妈了”

     “妈,我没事,真的”

     “没事,没事,你就知道没事,上次打电话也是说你和纪白都没事,结果纪白出院了我们才知道他病了”

     “不是怕你们担心嘛,别生气”

     “你们这些孩子长大了就学会了这个”

     “妈,我这不是也变乖了嘛”

     “是是是,乖的都不乖了”

     “哈哈,妈,你竟然说反话”

     “还好意思笑,你爸都快被你吓死了,我给他打电话,跟他说你没事”

     “你干嘛跟我爸说啊,他那么容易急躁”

     “好了,这么大的事我敢不跟他说吗”

     “哦,那你快打”衍月妈一出门,漪阳刚好进门

     “老大,阿姨来了啊?”

     “嗯,超可怕”

     “怎么回事啊,你一说把我吓死了都”

     “你跟纪白哥说了?”

     “昂,我一出门他就问我去哪,我就说了”

     “你跟他说他又得担心了,公司还那么多事,他又刚好”

     “待会他就过来了”

     “嗯”

     “你是谁啊?”阮思远买了饭,在衍月病房门口不知道是进去还是不进去,看到他在门口转来转去,衍月妈好奇地走了过去

     “你是?”

     “我是衍月的妈妈”

     “阿姨你好,我是阮思远”

     “你在这里做什么”

     “衍月她不想看见我”

     “为什么啊?”

     “因为我她才出了车祸,她是为了救我,对不起,伯母”

     “阮思远是吧,你坐下,我来跟你说”

     “嗯”

     “衍月,她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就是别人的事不要管,没有百分百的几率不要逞能救别人,她不会多管闲事,她救了你只能说明你对她很重要,否则她不会管”

     “阿姨,我懂了,还是对不起,因为我让衍月受伤了”

     “没事,不过,衍月这次是因为救人受伤,幸亏伤得不重,否则我和她爸爸也会生气的”

     “阿姨我错了”

     “我的孩子我知道,她太真实,给谁的感情都很重,我开始觉得,纪白和她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性格也合得来,她一直不愿意一直逃避,这是因为你吗?”

     “我不知道,阿姨”

     “好啦,衍月没有不想见的人,她从小就没记过仇,只要认错她就不会计较,待会就忘了”

     “嗯,谢谢阿姨”

     “进去吧”

     “阮思远,你”漪阳抡起拳头刚要出手,看到后面走进来的衍月妈就快速地放了下来

     “漪阳你来了啊,纪白没事吧,我也没来得及过去看他”

     “阿姨,纪白哥待会就过来,他没事,您别担心”

     “就你最乖,他们俩孩子没一个省心的”

     “那是,阿姨,把我老大扔了吧,换我”

     “林漪阳,你是不是找抽”衍月插着腰说,气鼓鼓的说

     “老大,我错了”看着衍月一生气,漪阳立马打住

     “哈哈”

     “衍月,别老这么说话,女孩子哪有这样的”衍月妈走过去给衍月塞了塞被子,看着漪阳求饶的样子笑了

     “啧,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思远你也别站着了,坐下吧”衍月妈看着傻站着的阮思远,赶紧让他坐下

     “妈,你认识他?”

     “门口认识的”

     “阮思远,你没走啊,不是让你走吗”

     “我去给你买了饭,你不吃咸的,我让少加盐了”

     “放那儿吧,妈,送他走吧”

     “人家刚来就让人走,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了,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衍月妈脸色瞬间变了,觉得女儿这样做实在太不懂礼貌

     “是他要走啊,又不是我让他走”

     “嗯,阿姨,那我突然有事,我就先走了,下次再见”

     “哦,你要走啊,路上注意安全,别听衍月瞎胡说”看着阮思远突然变了样子说要走,衍月妈也只好尴尬地送他出去

     “好,再见,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