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三)这下开心了吧
    “纪白,不是我说你,你再不追,衍月就要被那个叫什么宋玉染的抢走了”曲姐站在窗前,看着宋玉染把衍月接走,两个人的距离和神情看得出来,他们有可能

     “曲姐,她不会原谅我的,在国外那两年你也不是不知道,她都没有再联系过我,事实证明她都已经忘掉我了”纪白从办公室里的椅子上站了起来,透过窗看着对面的大厦,原来这就是高处不胜寒,海格集团他的办公室在这栋大厦的顶层,自然是看的最远的,却也是最渺茫的

     “纪总,萧小姐流产了正在送往医院”助理敲了敲门,进门来了

     “曲姐我有事,先挂了”纪白挂了电话想要弄清楚前因后果,“怎么回事?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具体情况,在游乐场晕倒了,游客叫的救护车,孩子应该是保不住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游乐场吗?她怀孕了怎么可能去那么热闹的地方,不管了,先告诉衍月“喂,衍月,萧思思流产了”纪白打过电话来

     “纪白哥,你说什么,怎么回事?”

     “萧思思她流产了,现在在医院”

     “你要过去吗?”

     “思远一定很难过,我得过去看看他”她一字一句的说着,却被玉染打断

     “宋衍月,你刚刚才跟我接吻现在就要跑去看阮思远吗?”玉染突然生气起来,眼神里充满了绝望,瞪得让她想逃,而这一切都被那还未挂断的电话悉数听了去,纪白呆呆地站在窗前,竟不知道他能做什么

     “玉染,不是那样的”

     “走吧,我送你去”他黑着脸,衍月拽住他,不让他走,却被他推开,玉染不让她碰他,那一张暗淡的脸上竟在这一瞬间找不到任何血色

     “玉染,你听我说”

     “先去看阮思远吧,萧思思刚流产你这样去可以吗?不会被骂吗?”

     “这个时候就应该去气一下她,让她先来气我”衍月嘟着嘴略带撒娇的语气,希望能缓解一下刚才的尴尬

     “衍月”玉染一回头的眉头把衍月的心揪得突然紧了一下子

     “玉染,别这样”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他不想说,想等她说她错了,她不敢说话,生怕错了又惹他生气,谁知道他要的不过是她一句她错了

     “下车吧,我就不上去了”

     “嗯”

     高跟鞋嗒嗒的声音,随着电梯的声音衍月从其中急促地走了出来,她说过会陪着他,无论他遇到什么困难,这是承诺

     “思远,怎么样了?”

     “衍月,孩子没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为什么让我找不到你,为什么?”阮思远一看到衍月就跑过来抱住了她,脊背的一阵凉意让她知道,他哭了,他第一次为了除她以外的第二个人哭了,是啊,那毕竟是他的孩子。

     “思远,医生出来了”

     “病人低血糖太严重,最近一直营养状况很差,心情也处于抑郁状态,所以造成了流产,对不起,孩子没保住”

     听到抑郁两个字,衍月看向了身旁这个脆弱的像个孩子一般的男人,此时此刻若是吹来一阵风,他应该连站都站不住,这几天没见,他憔悴了好多

     “思远,怎么回事?”

     “是我,是我没有照顾好她”

     “那是你的亲生骨肉,我知道你喜欢小孩子,所以我躲开,让你有空间去关心萧思思,我希望你能守住你喜欢的东西,可是你都做了什么!”衍月的语气很轻,却依然带着几丝责备的意味,她以为他会以孩子为重,可是他,怎么能这样

     “衍月,我爱的只有你”

     “别说了,我们结束吧,这一次我不会再原谅你了”

     “衍月,你是因为一个已经不存在的孩子跟我分手吗?”

     “不,不是,从你让萧思思怀孕开始,这件事已经让我崩溃了,你想要的我可能这辈子都给不了你,我们不可能修复这层关系,不可能了,我去看萧思思”阮思远靠在墙上,满脑子空白,他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他什么都没有了,衍月是因为他让别人怀孕了才分手的吗?她明明还特别在乎,为什么

     “感觉怎么样?”衍月对着萧思思说

     “我不需要你来假惺惺”

     “那不好意思,我就是来假惺惺的”衍月往上盖了盖思思的被子

     “我的孩子没了,你开心了吧”

     “对啊,我很开心,你能不能别这么傻逼,不就是个男人嘛,至于你成这个样子吗?你有他的孩子他都不管你你还在哭哭啼啼的做什么!”

     “宋衍月,这难道不是因为你吗?”

     “没有我,你也不可能,记住这句话,我没空陪你瞎扯,走了”衍月扭头就要出门

     “你抢了我所有的东西,为什么你就那么喜欢别人的东西”萧思思喊着,充满了愤怒

     衍月没有回头,就当是没听见,因为阮思远何曾是她的东西,其实她说的不止这些

     刚转到楼梯口,就看到思远进了病房,离楼道很近,所以听的清他们的声音

     “思思,对不起”

     “思远,没事的,孩子还会有的”

     “思思,我不值得”

     “思远,不管发生什么,我只求你一件事,让我留在你身边好不好?”

     “你还是那个样子。”

     “我愿意只是那个样子”阮思远抱着脸色苍白泪流满面的思思,看着窗外,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错还是对。衍月站在门外,没有第一次知道他们在一起时候的心痛,只是觉得那拥抱的两个人真的好可怜

     “曲姐”

     “今天怎么一个人来了?”

     “玉染好像生气了,从昨天开始电话就打不通”

     “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思思流产了,我去医院看了她”

     “你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只是想去看看阮思远,因为我怕他承受不住”

     “衍月,你真的是有点圣母玛利亚的作风”

     “曲姐,我现在不知道自己喜欢谁了”

     “宋玉染他不会放弃你的,爱情就是这个样子,会把人变得毫无原则只是守护”

     “真的不会离开我,不会背叛我吗”

     “打电话给他,不接就发微信,直到他回复,死缠烂打试试”

     “我知道了,曲姐”

     衍月去了玉染的公寓,可是宋玉染没在,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在学校,衍月到了宿舍,给宋玉染发消息

     “玉染,我知道你不接我电话是生我的气,见我一面,我有话跟你说”宋玉染看着手机上衍月的信息,忍不住打开了

     “宋衍月,你要是还喜欢他,你就别跟我交往,你要是不喜欢他了,你就让全世界知道你不喜欢了。”

     衍月看着屏幕,知道玉染是介意阮思远,而不是真的不爱了,反而是真的爱着,笑的掉眼泪,

     “衍月,这么晚了,你去哪里?”许彤看着拿着外套就往外跑的衍月喊着“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

     “玉染,就见一面,我会说清楚”

     “衍月,我多希望你没有遇见过他,我们不要联系了”

     “我有办法让你相信我已经不喜欢他了,你等着。”

     “我不会再打扰你了,我会收好自己的感情,谢谢你衍月,我爱你”衍月跑着,这两栋公寓楼的距离让衍月越跑越激动

     “宋玉染,我喜欢你,你听见了吗?宋玉染,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衍月站在公寓楼下笑着喊着

     玉染飞奔着下楼,他笑着,希望赶快看到衍月,于是就有了第一章的那一幕和之后的种种。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样表白,为什么说不喜欢阮思远了,她从来没有刻意的解释过这种问题,她愿意为了另一个人去改变,但这证明衍月已经开始远离阮思远了

     “衍月,走啦”衍月在收拾书,下课了要去医院看安娜,忽然听到教室外面有人叫她

     “嗯?”

     “带你去医院”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医院?”

     “因为你病了,安娜也在医院里,我知道你想去”

     “你每次都知道我要做什么,你想干什么!”

     “陪你一辈子,你不用说我就知道我该做什么”

     “哈哈,油腔滑调”细长的中指点了一下玉染的嘴唇,却被他拉了过去,他吻着她的手,从手指到手心,吻得她痒,想抽回来。

     “只对你这样,从来没对别人说过”

     “玉染,有个问题想问,你别生气”

     “你说”

     “玉染,你说我这样做是不是对阮思远太残忍了”

     “或许吧,但是这也都是因他而起,如果他没有毅然决然的和你分手,没有提出那么无理的要求,没有和萧思思发生关系,你们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你哪一步不是被他逼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玉染,可是我还是觉得对不住他,毕竟我是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离开了他和你在一起”

     “那就去弥补他,不过只能在我所接受的范围内,不能有过分的想法”

     “你接受的范围?那是什么范围?”

     “就是我不吃醋的范围”

     “那完蛋了,你不吃醋几率为零”

     “衍月,是你不受伤害的范围,如果有可能受伤,就停止”

     “我知道了,我家玉染总是把我放在第一位”摸摸玉染的脸,这么好的男票是我的了

     “你知道就好,别总让我担心”

     “你不担心我了证明你就不爱我了啊,其实我也挺省心的”

     “省心,是啊,每天都省心”

     “你讽刺我!”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走吧,到了”

     “嗯”

     一开门就看见安娜坐在床上喝粥,慢慢吞吞地好像累的不行,漪阳在凳子上坐着眉头紧皱,好像闹脾气了

     “安娜,你好点了吗?”

     “听沁芳说你昨天晕倒了你没事吧”

     “是不是傻,我又没动刀,你这是动了手术的担心我干什么”

     “衍月,我以为我要死了呢”安娜突然一笑,眼泪从眼里流了出来,不知道是因为伤口疼,还是害怕

     “现在感觉怎么样,别乱说胡话”

     “好多了,不疼了,开始我还以为是普通的月经期呢”

     “大意了,以后多注意一点,我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都没有好好陪你,你家里出事了我也不知道”

     “衍月,没事啦”

     “我真的没想到伯父他,他这么早就离开了”

     “或许他去了更好的地方”

     “嗯,一定是的,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我这都是加班加的,我得换工作,这样下去我会累死的”

     “换换换,你喜欢就好”

     “哎一古,我家小可爱越来越萌了”安娜揪揪衍月的头发

     “是啊,小可爱最萌了”

     “宋玉染,谢谢你这几天照顾衍月”

     “没事,应该的”

     “安娜,他就是应该的”

     “净瞎说,人家怎么会是应该的”

     “哪有胡说,我是他女朋友他照顾我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你们俩?哈哈”安娜指着这两个人,突然笑了起来,可手术的伤口很疼,所以哭笑不得,看起来好滑稽

     “月姐,你来了”

     “嗯,如烟,告诉白若我今天回去住”

     “真的吗?月姐,我们都好想你”

     “我这才离开几天,净瞎说”

     “都好几天了啊”

     “傻丫头”

     “衍月,阮思远他,最近来找过你很多次”安娜突然提起这个人,但是又觉得应该提起

     “玉染”衍月扭头看了一眼宋玉染,“你要听吗?”

     “没事,你们说吧,我出去”宋玉染不想听这些话,因为衍月已经选了他,他不怕

     “嗯”

     “你也出去。”安娜对着漪阳瞥了一眼,示意她出去

     “哦,你别乱动,不能乱动的”刚要出门,漪阳又回头看了一眼安娜

     “我知道了,你别担心”摆了摆手,又回头跟衍月说,“阮思远来找过我很多次,看得出来他是认真的,他对你,并不是你以前想的那个样子”

     “我知道”

     “可是你现在和宋玉染在一起了,他知道了吗?”

     “知道了,今天去见玉染的时候撞见了”

     “听漪阳说,纪白哥说收购计划已经执行完毕,以后阮思远会在海格工作,那你岂不是会和他经常见面”

     “安娜,看见他我也会难受,但是他真的错的太多了,现在已经不是我原不原谅他,而是我能不能接受他的问题了”

     “慢慢来吧,宋玉染对你好吗?”

     “你看起来呢”衍月挑了挑眉毛

     “他看起来呆愣呆愣的,不过那天他要带你走的那副样子,真的看得出来他把你看的很重”

     “就是看起来有点傻,对吧”

     “哈哈,这话我可不敢说”

     “那倒是,你说是,我会生气的,说不是我以为你在奉承我,这样说是你最对的选择”

     “我还是有点智商的”

     “看得出来,你比我智商高”

     “瞎闹,明明是你学历比我高”

     “这和智商没关系,谁叫你整天玩不学习”

     “哪有,我学习成绩也是很好的好吧,就是后来落下了”

     “好吧,你说什么都对”

     “你来看我和纪白哥联系了吗?他最近很担心你”

     “没有呢,我待会过去”

     “嗯,让我躺下吧,有点累了”

     “你等会,好了,你休息吧,我走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