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五)我等你回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她必须要说了,她不能再等他发现,她等不了了,他就要走了,他为什么还不明白,我的心意。

     “纪白,纪白……”衍月喊着,前方一个修长的身影转身,她白色的衬衣已经被汗浸湿,湿漉漉的头发散乱在胸前

     “衍月?”他看见衍月光着脚跑了过来,迅速地皱了一下眉,没有被任何人察觉“你怎么了?怎么光着脚”

     “纪白哥,我等着你回来,无论遇到谁我都等着你回来”因为大喘着气,说话只能一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

     “衍月,别等了,我们不可能,对不起”听到一句别等了,衍月直觉地退了一步,她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什么都知道”衍月左右打量着他,其实已经猜到答案

     “我知道,别喜欢我了,去接受别人吧”纪白顿了一下,他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她不知道她的喜欢表现得有多明显吗,他不会傻到不知道她为什么总喜欢粘着自己和自己聊天的原因

     “纪白,我真的好累,你能不能给我一句能让我继续下去的话,我还不想喜欢别人”衍月拽着纪白的袖子,但是没有上前刚才退后的一步,这是她最后的卑微,她做不到下一步了,他了解她,知道自己只要再说一句就能让她死心,可是他,他看着她的眼睛,没有掉眼泪,可是眼睛里满是请求。

     沉默了好久,直到航班要起飞的提示响起,他才说了话

     “你走吧,我也要走了,你不用再继续下去,也没有必要”

     说完,他把她的手从胳膊上扒拉下来,拖着行李箱往检票口走,而她,站在原地,怔了几秒,扬起头来,冲着他的身影喊着

     “以后若再见,请忘掉我对你的喜欢,我们就和普通朋友一样”这是她最后的尊严,这是她最后的倔强,她的骄傲,还不准许任何人伤害。

     “嗯,我不会对你动任何关于爱情的情感,你不用担心”他没有转身,就那样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明白了,你走吧,一路顺风”

     他走路的速度并没有变化,如同这几句话对于他而言毫无影响,衍月没有掉眼泪,只是呆呆地走着,就这样那一天衍月都没有说话,徒步走了一整天,脚掌磨破了,流着血,她很疼,但是还是没有哭。

     回到家的时候,衍月妈吓坏了,接着她就开始发烧,昏迷不醒,直到开学衍月才恢复正常,从那以后,衍月便几乎不再提起纪白,直到那天他们再遇见,离得很远,衍月就看清了是他,你认不出我,便装作不认识吧,两个人擦肩而过的那一刻。

     “衍月?是你吗?”纪白先开了口,抓住了衍月的胳膊

     衍月静静地抬起了头,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是个女生都会因这一眸深邃的眼神动心吧,她已经不再纠结于持续了五年的喜欢,只是这么近的距离,她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毕竟认识,总不好装不认识,只好略扬了扬嘴角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有空吗?一起吃饭”纪白倒是不介意衍月的疏远,开心地笑着,因为,他终于回来了,终于能够

     “嗯”

     衍月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此时的她已经与当年不同,她比以前懂得收敛和隐瞒,更重要的是她学会了无所谓。

     纪白接过菜单,熟练地点单,接着服务员端上水来,衍月把包放在椅子上,喝了口水,慢慢地开口说话

     “回来很久了吗?”

     “没有,刚回来没多久,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没有工作,已经考研了”衍月微笑着,她的嘴巴很小,笑起来很可爱

     “在A市吗?”

     “嗯”

     “一直想去那里,现在你终于能实现梦想了”

     “还好,你呢”

     服务员把菜上完了,换了一杯白开水

     “我爸叫我回来帮他管公司,他身体不好回家休养”

     “是回Z市吗?”

     看着她还是只盯着一个菜吃,吃一口咸的就喝半杯水,纪白低头笑了笑,这个孩子,这么多年,习惯倒是还没变。

     “嗯,还是不吃盐吗?喜欢吃偏淡的食物”

     “嗯,吃不了,现在还是会咳嗽,你也还是老样子啊”

     “就咱俩,被老一辈他们嫌弃死了,完全不敢在家吃饭”

     “莅阳不和你一样吗?”

     “怎么可能,莅阳吃的东西我都觉得能把我齁死”

     “哈哈”

     笑了两声,两个人又觉得有些尴尬,到底有什么好笑的,一时间也没有话说,纪白的筷子停在盘上,过了一会说着

     “公司也在A市,有空来帮帮我吧,我一个人,需要朋友”

     “嗯,正好漪阳在求职,你带过他去吧,他能帮你很多,你们俩一起我也放心”

     “我回去再联系他”

     “嗯,好了,我吃完了”

     “嗯,擦擦嘴角”纪白抽了张纸帮衍月擦,没有意识到这动作,有点亲密,衍月笑着,莫名的安稳

     “走吧”

     “阿姨最近还好吗?”

     “你爸妈不是和他们认识吗?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认识的”

     “我也不知道”

     “好吧,我还有事,谢谢你请客,走了,拜拜”

     “拜拜”

     从那天起,他们再相遇,就这样保持着和兄妹一般的关系,她爱他,他不确定了,唯一确定的是她变了的处事风格,她的成熟让他措手不及,以前割破了手指都会朝他哭诉半天的那个女孩现在挂在嘴边的是两个字“没事”

     “衍月,你还记得?还记得以前的事”纪白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心的笑着,激动地说起话来磕磕绊绊,复又抱紧她,无论现在怎么样,他们有的过去,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