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山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迟好像觉得在明月说话的时候周遭忽然冷了一下。

     上了车之后沈迟才问:“你刚才搞了什么鬼?”

     “嗯,搞了个小鬼。”明月直接说。

     沈迟眯着眼看他:“……小鬼?”

     明月这才低下头去,嘀咕说:“好吧好吧,我收集尸油多半不是来浸符箓的,是用来养小鬼的……”

     沈迟:“……”

     我勒个去,果然是邪门歪道啊!

     “我们茅山宗的养小鬼方法向来光明正大,”明月表情凛然,但很快又叹了口气,“末世之后夭折的童男童女实在是太多了,我只做了十三个。”他从背包的侧袋里掏出十三个小玻璃瓶,“我用那些僵尸身上提炼出来的尸油浸符箓,那些人的尸油,是被我给做了阴魄凶鬼——噢,和泰国的那些降头师们可不同!”

     “哪里不同?”纪嘉好奇地问。

     明月有些得意,“他们降头师只能找童男童女少年少女来养,我师父却能利用这尸油木棺养凶戾之鬼,诸如之前那些生性残忍不惧凶杀之魂最好,这些人生时作恶,死后魂魄为我驱使,却比那些泰国的小鬼好用多了。”

     沈迟:“……”听起来还是好邪恶的感觉,这货妥妥一个妖道啊!

     怪不得刚才觉得冷飕飕的。摇摇头,沈迟很快将这些想法抛到了脑后,“走吧,我们先去镇里弄点汽油。”

     他决定直接开车去B级丧尸会出现的地方,时间紧迫,等夏季来临,崇明这个地方就会变成地狱,不管是海啸台风暴雨还是即将到来的丧尸潮,都不是这些普通人可以应对的。

     在镇里,沈迟将惹眼的路虎换成了一亮低调的黑色SUV,宽敞的车型他们四个呆着绰绰有余,这年头,汽车不仅仅用来作为交通工具,也要用来休息,准备好足够的汽油之后,沈迟在一家破败的书店里弄到了最详细的全国地图,才朝着目的地出发。

     他其实并不认识那个地方,但前世的经验让他看地图十分熟练,和平年代建造的大部分公路并没有遭到破坏,交通还是畅通的,只是越到后来,汽油这种东西也变成了奢侈品,现在的汽车会渐渐退出舞台,沈迟记得七八年后,北京最通用的是一种包着薄铁皮的太阳能电动车,当然没有汽车这样舒适,但是节省能源,速度也还算不错。

     天气还是很冷,但为了节油,沈迟是不会开车内空调的,三个孩子缩在羽绒服里昏昏欲睡。

     路越走越是荒僻,不时有一两个丧尸在车旁晃荡,速度缓慢。

     农村的幸存者比城市要多,房子之间距离远的,有一些全家人都活了下来,而且农村有储存粮食的习惯,反倒比城市人要好,一时半会儿还是可以活下去的。

     真正到了这里沈迟才发现原本想得太简单了一点,这个地方相当大,他又不知道具体的地点,只知道时间,能不能刚好找到这是一个问题。

     没办法之下他直接带着沈流木三人在一个小镇住了下来,现在这个城镇里除了丧尸之外,已经成了一座空城,半年过去,幸存者们都到偏僻的地方避难去了,他们随便挑了一套房子住了,衣物被褥都是现成的,倒比在路上要舒适许多。

     拜周遭的农村所赐,沈迟偶尔能碰见一些肥硕的野兔和比大城市多得多的鸟类,幸好他是个远程唐门,身边的几个小家伙好似个个都是远程,已经突破到二阶的沈流木身为木系异能者,对动物而言有着无与伦比的亲和力,虽然沈迟觉得像沈流木这样可以眼睛都不眨地就将靠过来的野兔放血有点微妙,小家伙还不到八岁呢,这性格……和想象中应该清新善良的木系异能者相差得太远了吧?

     “爸爸,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热……”穿着短袖短裤的沈流木抱怨地说。

     沈迟正站在窗边看着楼下游荡过的一个孤零零的丧尸,七月,完全没有任何缓冲,就从冬天进入了夏天,强烈的天气变化让更多人得病,而冬天有厚厚的衣服遮掩,到了这种天气,被丧尸伤到就会感染的普通人类迎来了最困难的时期。

     穿得太多会被热死,穿的少很有可能不小心被划道口子变成丧尸,所以大部分的普通人还是选择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哪怕是在这样热到要让人发疯的天气里。

     “到晚上会下大雨,可能会稍微好一点。”沈迟不在意地说。

     纪嘉的头发已经完全被汗湿了,她正在专心致志地做一个新娃娃,她的木偶娃娃已经扩展到了三个,一个是张凯一的眼睛,一个是那个女异能者的眼睛,手上的这个她正从自己的小工具包里取出小刨子小心地处理着木偶的胳膊,这个木偶的脸已经有了形状,只是还少一双眼睛,沈迟偶尔扫到,好吧,总算不那么心里发毛了,看多了也就淡定了。平素纪嘉出去的时候总是背着一个鹅黄色的小背包,那个长辫子的木偶娃娃就挂在背包上,手上抱着的还是她的“大黄”,自从那个长辫子娃娃做完之后,原本的“小黄”成了“大黄”,长辫子娃娃就是小黄。

     明月蹲在她旁边看她做娃娃,“既然这个叫大黄那个叫小黄,那你手上这个呢?”

     纪嘉甜甜一笑,“你看衣服啊,第一个娃娃我给它做了黄色的马甲,所以他叫大黄,这个长辫子的也是黄色衣服——噢,是我原来那条裙子上的布做的哦,这个新娃娃的衣服是用那个长头发姐姐的黑裙子做的,当然就叫小黑。”

     大黄,小黄,小黑,好吧,这名字起得真有水平……

     很快,纪嘉就稚气地叹息说:“可惜,小黑还差一双眼睛。”

     “放心吧,在末世多的是会被杀掉的人。”沈迟淡淡说,他的名单里就有不少呢。

     纪嘉抬头,“沈叔叔,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用他们的眼睛做了娃娃之后,好像娃娃也会有特别的能力呢。”

     “什么?”

     “叔叔你看。”原本挂在背包上的小黄跳了下来,长长的辫子是纪嘉用沈流木给的枯黄草叶做的,那个走起路来僵硬丑陋的木偶居然像是那天碰到的异能者一样伸出并不灵活的木头手指拔下了一根“头发”,等看到那条黑蛇在地上游动的时候,沈迟觉得自己的手指有点发麻,纪嘉的能力原来远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可怕,如果上辈子的她不是一个人人说她善良的木偶师,而是一个专门以猎杀异能者为生的傀儡师,恐怕会声名更盛!

     沈迟不知道上辈子的纪嘉有没有发现这个秘密,不过他想,上辈子的纪嘉或许根本就没有尝试过用人类或者其他生物的眼睛来做木偶娃娃。

     只是一个眼睛而已,赋予了纪嘉的木偶无与伦比的诡异感觉。

     “但是只能持续一小会儿。”纪嘉指了指变回草叶的蛇,“好麻烦,头发拔光了还要给她装回去……”

     沈流木看了看那根草叶,“这算什么,我瞬间就可以给你一把!”

     明月毫不吝啬夸奖,“嘉嘉你真厉害。”

     纪嘉腼腆地笑了笑。

     沈迟带着几分深思,“嘉嘉,你会不会做其他的木偶。”

     “什么?”

     “比如动物。”

     纪嘉诚实地说:“没有做过,但是可以试试噢。”

     “你们今天好好呆着,我出去看看镇里的加油站有没有汽油。”沈迟想了想,有了一个初步的构想,如果纪嘉在他们的帮助下做一个超大型的动物样木偶,中间掏空,简直可以作为他们的移动城堡,尤其如果找到一些巨型的变异动物的眼睛装上,或许……

     因为这个想法,沈迟的心都有些热,可惜这里不适合,他翻出地图来找最近的名山,需要在深山之中才是进化动物的乐园,可是有一点很麻烦,现代很多山区都已经经过了过度的开发,根本没有纯粹的生态地区保留,最后,他选定了黄山,这里还有未开发的地区,而且最重要的是距离这里只有六七个小时的车程,还在沈迟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汽油当然是有的,虽然大家都知道要开车逃走的时候汽油十分重要,但是像这样偏僻的小镇里连路过北上的人都没有,加油站这种地方当然也就无人问津,逃出镇子的人早就将汽车都抛弃了,汽油要来有什么用处?又不能喝。

     沈迟将油备好,算算时间距离B级丧尸的出现还有一个月左右,去一趟黄山时间绰绰有余。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四个人就出发了,在这种天气里坐在车里哪怕闷热,开起来之后风全部灌进来比呆在什么地方不动舒服多了,于是一路都只听到三个孩子的大笑声和尖叫。

     毕竟还是孩子,心情好的时候就露出了活泼的本性,弄得沈迟的心情都好起来。

     高速公路上一辆车都看不到,再不像是和平年代时时能看到车辆的时候。

     “砰!”一只漆黑的鸟撞到了他们的挡风玻璃上,坚硬锐利的喙狠狠一啄,挡风玻璃顿时有了开裂的波纹。

     沈流木灵活地半探出车窗,手上一颗种子迅速发芽,死死将那只鸟给捆住了,呈现流线型的鸟外形有几分雀类的轮廓,但无论是大小还是凶悍程度都和雀类完全不能比!

     明月将那只挣扎的鸟抓了过来,“嘉嘉,你试试。”

     可怜这只送上门的进化鸟,眼睛给了嘉嘉,目测剩下的部分将在中午成为他们的盘中餐。

     小小的木偶鸟儿歪歪斜斜地飞了起来,车内发出一阵欢呼,“爸爸!可以的!”

     沈迟的心里也是一安,“走,我们去黄山!”

     “去黄山去黄山!”纪嘉也笑,笑声清脆悦耳,好似如今不是末世,而是沈迟要带着他们去旅行一样快乐。

     而那只木偶小鸟扑腾着翅膀,居然能在车窗外一直跟着他们的车向前,速度半点都不滞后!看着被纪嘉削得尖尖的喙,他们毫不怀疑这个小东西的攻击力,而且,它因为体型小速度快,也是监视探路的一把好手。

     现在的纪嘉只能将一只木偶控制得游刃有余,等到她进阶之后无疑会变得更厉害。

     如果是昔日的黄山,这个季节七八月份正是旅游的旺季,如今大门处一派萧条败落,山上却显得更加郁郁葱葱青翠欲滴,显然少了人类的打扰,这座大山居然反而繁荣得多,这跟许多动植物同样得到了进化有关系。

     “到山里不要乱跑。”沈迟叮嘱,这会儿他开始庆幸捡到的虽然都是不那么正常的孩子,流木一向不愿意离开自己身边,纪嘉很听话,明月虽然沉默寡言,却也是个稳重的孩子,没有很多这个年纪的孩子们贪玩调皮的心性。

     大山之中要比外界凉爽多了,巨树遮蔽了天空,林间的幽暗和大山的陡峭让纪嘉和沈流木很有些惊奇,倒是明月不屑一顾。

     “这有什么,我从小就是在山里长大的。”他骄傲地说。

     木偶小鸟扑腾着翅膀,不时在他们的头顶盘旋,沈迟已经开始查看地图,就像是丧尸会在地图上被显示为红点一样,危险的进化动植物也会如此,而地图上红点十分密集,不过大多应该是同样成为丧尸的动物和进化后的植物,要找到他们的目标可不容易,而其中一个红点,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沈叔叔,有人!”纪嘉忽然叫了起来。

     沈迟脚步一顿,轻轻一个扶摇直上就跳上了枝头,不远处一片相对平坦的地方搭着几个简易帐篷,四周堆放着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显然有人居住在这里,不过以四周围草木的形态来看,他们应该住在这里并不久。

     他冷冷一笑,带着轻嘲,这些人自以为聪明躲到这里来,躲开了丧尸是不错,但是远比城市更危险,就好似这里在和平年代对于人类而言就不是什么安逸地方一样,城市中有了丧尸,里有的可不仅仅是丧尸,动物化成的丧尸比人类更可怕,特别是一些蚊虫类,对于异能者而言或许伤害不大,对于普通人,那就是致命的了,所幸蚊虫类化成丧尸的概率要比人类的百分之百小上太多,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概率,城市之中才会很少见,但在,密集程度超过人类的想象!更别说一些进化后的猛兽、危险植物和丧尸化的野兽了。

     这些要末世很久之后才会让人类发现,令沈迟痛恨的是,那个余博士就是因为这样一篇学术性论文,关于动物的丧尸化论题让他在整个北京城扬名的。

     “快跑!”

     “该死的,快打死他!”

     “都是你的馊主意,这已经是第四个变成丧尸的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知道!外面都快热死了,不到山里来你能活下去?”

     “东西都吃完了,城里都是丧尸,不到这里能到哪里去!”

     “别吵了,快,洪东你的枪呢!”

     “在帐篷里……”

     “……”

     “……”

     站在距离帐篷更近一点的地方,沈迟已经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看来因为丧尸蚊虫的叮咬,这群人中出现了第四个丧尸,可是他们至今还没发现他们被感染的原因。

     “砰!”枪声惊起林中鸟雀,沈迟惊异地发现不远处那个红点一动都没有动,仍然在距离人类的帐篷不远的地方静静蛰伏。

     看来,很可能这是一株很有威胁的进化植物,而不是他想象中的动物。植物能被显示为敌对的红点,首先就说明了它的危险程度。

     “谁!”

     沈迟挑起了眉,想不到有人居然发现了他。

     轻轻巧巧地从树上落下,他径直看向出声的那个人,“你是一个听力异能者?”

     长相普通的青年愕然看向他,眼睛里满是警惕。

     半年的末世已经让人与人之间有了这样的防备心理了,面前的七八个人隐约站成一排与这个忽然出现的俊美男人对抗。

     “爸爸。”一个长相可爱漂亮的小男孩从树后转了出来,一下子扑进了男人的怀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差不多大的小女孩。

     青年们立刻隐隐松了口气。

     沈迟嘲弄地笑了笑,再过个几年,他们就不会再因为年龄而失去防备心了。

     末世,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将孩子都变成恶魔的时代。

     这么一想,流木、纪嘉和明月这样,又算得了什么呢